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卷首语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卷首语
我们拿什么应对“百年大变局”?
作者:杨光  发布日期:2018-11-13  点击数:4164 次
站在改革40年,立足兴业100年 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和之前的十年纪有什么区别? 不同于前30年的第40年 很显然,不论40年前、30年前、20年前、10年前,中国都不像现在这样在全球具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要地位。 40年前,我们举国还在叮嘱孩子们“不要围观外宾”;30年前,我们举国还在讨论“球籍”这个如今电脑里不存在的词汇;20年前,我们举国还在为加入WTO成为全球游戏的一员会否元气大伤而纠结;而到10年前,我们举国已经可以为应否抛出4万亿拯救全球而争执不休;随后2010年起,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但异常拧巴甚至逆转的是,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我们举国焦虑的已不是我们自身究竟该如何,而是太平洋对面的老大究竟会如何。是的,我们正在争论的是:美国会否甚至何时,会单边退出WTO乃至联合国,而甩开中国另起炉灶! 虽然前三次十年纪也都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重大节点,但是这一次截然不同,我们第四个节点将可能是一次环境拐点,也是一次战略拐点。 不同于前100年的第40年 一位资深国际政治专家甚至这样对我感慨:“现在是百年未遇的大变局”! “百年未遇”,如果说的只是洪水,只是地震,都是阵痛之后便可恢复的。但是当“百年未遇”说的是中国的全球战略环境,那么一切就很可能变得不可逆。而过去百年里,我们经历过对日血战,经历过抗美援朝,经历过中苏交恶,经历过文革饥荒,经历过拨乱反正,经历过苏东剧变,经历过金融海啸。而一句“百年未遇”,意味着我们正在面临的变局之大,居然会超过前述任何一个! 处变不惊,临危不乱。这些老祖宗的千古智慧,可以指引我们此刻该怎样做:把心境放平,把心态放空,把视角放远。当我们以归零心态,拥有孔明空城之上安然抚琴的境界时,“百年未遇的大变局”,便不会让我们伤筋动骨。 但孔明鞠躬尽瘁都无法指引后人的,是如何实现基业长青。六出祁山,只换来身死国灭。也因此,孔明在鲁迅看来已然近“妖”,却并不能成为深谙三国精髓的东邻日本人心中的至尊。 150年塚喜商社: 每1/4世纪的生死跨栏 比起中国人喜欢把事情“做神”,日本人更喜欢把事情“做久”。 2018年国庆,《中外管理》组织中国企业家团参访了5家日本的“百年老店”企业。在横滨街头,我们会不经意间看到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小店,门前没有绚丽的装修,没有缭乱的菜单,牌子上只有简单几句话,核心就是:我们已经开业65年了。这是一种成就宣示,更是一种价值取向。 如果你以为日本人只是喜欢平平淡淡而胸无大志地喝酒数日子,那就大错而特错了。当我们在京都参访著名的“近江商人”代表塚喜商事时,已然鹤发的第六代传承人塚本喜左卫门,告诉我们:他们虽然传承了150年,但曾三次濒临倒闭。他们的第三代(专注经商的第一代)就赶上了日本“千年未遇”的明治维新;第四代就赶上了“百年未遇”的关东大地震和1929年全球大萧条;第五代更赶上了“史无前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到他这一代,则已先后经历了“惊天动地”的阪神大地震、全球金融海啸和福岛大地震!25年一次的大危机,就如同田径跨栏一样,考验着每一代塚喜当家人!而也就在他这一代,塚喜商事从一家专注针织贸易的商社企业,拓展成为了涉及零售、地产、制造,涉及和服、珠宝、皮草等领域的大型企业集团,“年纯利”居然高达25%! 惊涛骇浪下的惊世骇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