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经销商力挺吴长江,逼宫雷士照明
作者:周远征  发布日期:2012-07-16  点击数:2154 次

  不知行踪何处的吴长江,开始了凌厉的反击。

  7月12日,位于重庆南坪万达艾美酒店五楼的多功能厅,雷士照明高管暨集团董事会成员见面会变成了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会。跟随雷士照明创始人、前董事长吴长江多年的各地经销商、供应商在会上强势提出四大要求:吴长江重新担任董事长、经销商需要有两人出任董事会成员、改组董事会和管理层、施耐德需退出雷士。
  7月13日,雷士照明宣布停牌。从5月25日吴长江辞任雷士照明董事长之后,雷士照明就陷入风雨之中,股价一路下滑,截至7月13日停牌,股价已经从4月底最后一个交易日的2.82港元,“腰斩”到1.41港元。截至记者发稿时止,雷士照明各地工厂也相继停工,这一消息也得到了雷士照明的证实。正在雷士照明万州工厂的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表示:“一大早,员工有些情绪激动,出现了一些停工的行为。”面对经销商的逼宫,雷士照明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反击
  吴长江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之后,其行踪也显得更加神秘,甚至一度传出被有关部门控制。
  “前几天,我们在澳门开了一个会议。”7月12日深夜,吉林雷士照明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慧说,“我们最近见了吴长江好多次,吴总现在好好的。”
  这一次在澳门召开的会议,在内部人士看来,正是雷士照明经销商团队反击现任雷士照明管理层和董事会的一次“密谋”。从3月最后一次在重庆喜来登酒店亮相后,吴长江就从未在公开场合亮相。而在5月25日,吴长江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职务之后,其行踪也显得更加神秘,甚至一度传出被有关部门控制。然而,内部人士却在此期间频频与吴长江在香港、澳门等地碰面,吴长江也间或通过微博来表明“存在”。
  这些微博发出之后,引起各界开始高度关注之时,当日早上开始的雷士照明高管暨董事会见面会也逐渐变味。一位在现场的经销商透露:“我们在会场提出了诉求,并且指责现在的高管根本就不懂照明行业,是他们的无能让雷士照明这几个月的业绩下滑。”现场甚至还一度出现了经销商走到雷士照明董事、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面前痛骂的情境。经销商代表还坦言,对于雷士照明高管团队和董事会成员在现场的表现甚为不满。一位广东的经销商说,他们期望相关人员能够当场回复其提出的包括吴长江返回担任董事长等问题,但是没有得到明确回复。最终,从早上持续到下午六点左右的见面会,终于在各方都感到极度疲倦之后收场。
  7月13日,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对于提出的诉求,董事会将会在三周之内商讨并予以回复。”
  后盾
  个性爽直的吴长江在任期间,主导了雷士照明与经销商形成密切的利益共享模式和风险共担模式。
  “我们经销商百分百地都支持吴总。”面对记者诧异的表情,一位1998年就与吴长江一起进入照明行业的经销商说,“施耐德现在落井下石的做法,我们所有经销商都看不过去,当年雷士照明创业多么不容易,有哪个企业老总像吴总那样为我们的经销商揽工程跑前跑后,带领我们一起做大做强,现在施耐德的做法操之过急。”
  这位经销商中的核心人物激愤地说:“如果施耐德方面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经销商和供应商就全体退出雷士照明。”
  1998年,重庆铜梁人吴长江与两位同学共同创建了雷士照明;而在创立雷士照明之后,吴长江与各地经销商建立了极其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让他在2005年的股权争斗中赢得了胜利。2005年,吴长江与两位股东发生分歧。昔日的两位高中同学翻脸,希望吴长江让出董事长的位置,要求吴领走8000万元后彻底退出“雷士”。吴长江被迫接受了协议,然而得悉消息的2000多个供应商和经销商赶赴当时的惠州总部,全票通过支持吴长江留在公司。而他的两位高中同学股东只能悻悻然选择了退出。中国照明行业协会一位资深人士说:“吴长江在国内照明品牌中,无论是运用商业技巧,还是对营销管控方面,都具有一定胆识和魄力。”
  事实上,雷士照明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刻下了浓厚的吴长江痕迹。个性爽直的吴长江在任期间,主导了雷士照明与经销商形成密切的利益共享模式和风险共担模式。雷士照明发展初期,雷士照明通过事先垫付、共同出资装修以及通过货款返还等多种形式补贴装修费,让经销商免费开张。这让不少资金实力并不雄厚的经销商顺利进入了照明行业。正是基于十余年中与经销商形成的这种密切关系,经销商和供应商又一次站在了支持吴长江的立场上。一位经销商说:“没有吴长江,我们很难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走出来,我们很多人都是信任吴长江和雷士买了雷士的股票,现在股价以及销售都下滑得很厉害,很多人都血本无归,必须要让吴长江重新出来带领我们重新走出困境。”
  引“狼”
  一些经销商也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此次吴长江被架空,正是赛富基金和施耐德采取的一致行动。
  然而,一场沸沸扬扬的争夺背后,其实也是吴长江自己“引狼入室”。
  5月25日,吴长江在微博上留言,“我要告诉大家,由于我近期身心疲惫,想休整一段时间,所以辞职,并不是外界猜疑的什么对赌输了出局,也与董事间股东间没有任何分歧矛盾。”这一发言,激起了轩然大波。其实,早在今年3月20日,吴长江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之后,其去向就引起了广泛的猜测。3月20日,重庆南岸区委书记夏泽良出席了雷士照明举行的奥委会捐赠仪式。第二天,这位重庆官场炙手可热的官员就被中纪委带走。吴长江也在3月20日至5月25日之间,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公众视野。
  而在吴长江此后披露的情况显示,今年5月20日其在2009年聘任的一位顾问协助有关部门询问调查,在第一时间告诉了现任董事长阎焱。而阎焱则在5月21日告诉吴长江,“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董事长、CEO及附属公司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
  对于吴长江聘任的顾问到底是谁,雷士照明官方并没有予以回应。但是,不可否认其引入的这个顾问到来的影响,最终导致吴长江宣布辞职。
  撇开扑朔迷离、尚在有关部门处理中的“顾问事件”,一些经销商和员工把赛富投资掌门人阎焱和施耐德视为扳倒吴长江的“狼”。2006年,软银赛富(后更名为赛富亚洲基金,阎焱是其合伙人)以2200万美元获得了雷士照明约35.7%的优先股。2008年,高盛投资雷士照明3600多万美元,赛富基金再跟投1000万美元。2011年,吴长江又引入了施耐德。2011年年报显示,赛富基金持有雷士照明18.33%的股权,施耐德持有9.13%,高盛持有5.60%。而根据联交所资料显示,吴长江于5月25日,以每股平均价1.789元及1.707元,先后减持雷士股票,套现8271万元,持股由19.97%减至18.45%。
  从持股数来看,吴长江显然还是处于第一大股东地位。然而在董事会成员中,吴长江并不具备优势。吴长江辞任董事会之前,董事会成员中仅有吴长江、穆宇(雷士照明副总裁)两位代表创业股东,赛富的阎焱、林和平在董事会也占据两席,高盛的许明茵占据一席,施耐德的朱海占据一席。而在吴长江辞任之后,创业股东中仅剩下穆宇一人,阎焱还出任了董事长一职。而且,曾经担任施耐德中国区低压终端运营总监的张开鹏出任了雷士照明总经理。吴长江期望弟弟吴长勇出任董事的愿望也在6月举行的董事会上未能如愿。
  董事会的变化、吴长勇未能入选董事会以及吴长江对阎焱在公开场合讲话,最终导致了吴长江的愤怒。吴长江在微博里说:“阎焱先生极力反对我见媒体,不让我写微博,结果他自己去见媒体了,还写了贬低中国企业家的微博,如果我不出来说几句,大家就永远不知道事件的真相了。”一些经销商也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此次吴长江被架空,正是赛富基金和施耐德采取的一致行动。黄慧说:“吴长江是引狼入室!”对于吴长江和经销商的指责,雷士照明官方并没有进一步的回应。
  7月13日上午,记者在位于重庆喜来登国际金融中心的雷士照明重庆总部(22~26楼均为雷士照明的办公室,22楼尚未装修)看到,总部员工并未上街,但是在办公室拉起了横幅。对于动荡的雷士照明,重庆当地政府也极为关注。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声称不方便回答记者提问的阎焱正在微博中披露相关情况。7月13日13时许,他在微博中说:“作为一个香港上市公司,我们必须遵守上市规则的要求,对有关股票价格敏感的信息不能谈论。但由于事关重大,我必须对一些过去的事实加以澄清。”
    来源:中国经营报
     

杂志在线

201910 201910 总期号:
出版日期:
第二十八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诚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