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人社部称65岁退休是误读 研究阶梯式退休
作者:索寒雪  发布日期:2012-07-09  点击数:1708 次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一席退休年龄应延至65岁的发言,引发舆论讨伐。然而实际上,人保部对延迟退休的研究虽然由来已久,但从未具体到某一年龄。目前,人保部关于延迟退休的研究重点,主要置于阶梯式退休方面。

  所谓阶梯式退休,是指根据劳动者所从事的职业、工作性质和个人对工作的意愿不同,设定不同的退休年龄标准。这种退休方式的优势在于,在统筹使用当期社会养老保险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同时,更加尊重不同行业劳动者的行业差异,更具人性化。

  对于65岁退休年龄的这一说法,参与退休年龄研究的人社部下属机构否认了这一说法,这是外界的误读,我们现在还没有研究到具体的退休年龄。对于延迟退休这番风雨,人社部有备而来。

  延迟退休已经筹划多年

  延迟退休一事,把人社部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先是人社部有关十二五规划的集中答问中首次提到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

  随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表示,国外老龄化国家多是采取利用外部机制引导劳动者自觉延长退休年龄的方式应对老龄化。

  有消息称,何平曾建议我国从2016年实行延长退休年龄的政策,并每两年延长1岁退休年龄。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

  退休年龄改为65岁引起轩然大波。

  记者从人社部相关人士处了解,目前集中出现对延迟退休年龄的探讨不是人社部的一时冲动

  几年前,部里的社会保障研究所就接到了关于退休问题的课题。上述人士表示,但是没有出现特定的退休年龄研究结果。

  随后,记者采访社会保障研究所高层,该人士最先否认了“65岁退休是他们目前的研究结果,“65岁退休只是媒体的误读和炒作。

  该人士透露,我们有关退休年龄的研究,一直都在持续进行,但是目前还没有结论指出最终的退休年龄应该在哪个节点上。

  人社部其他研究人士也向记者表示,人社部只是试探性地研究,这距离真正出台相关延迟退休的规定,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是,有关与延迟退休年龄的课题研究,一旦开始,便不会停下脚步。持续的探讨和研究还会继续进行。

  我们不会像其他学者那样,急于公布自己的研究结果,因为我们的研究结果代表着政府的倾向性。上述人士表示。

  按照我国现行管理体制,男职工年满6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职工年满50周岁即可办理退休手续。记者了解到,这项退休政策制定时,全国人口平均寿命50岁,而目前,全国人口平均寿命已经超过70岁。

  未来,真正能够起决定作用的不仅仅是人社部的研究。据了解,人社部还在参考社会舆论,下半年发改委、教育部、总工会等都有可能会参与其中,进行讨论。

  阶梯式退休?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公布的数字显示,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人,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其中,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2.37%

  人口老龄化、社保基金的压力以及就业劳动力不足等方面因素,促使人社部对推迟退休年龄一事进行了讨论。” 劳动关系领域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家向记者表示。

  此次主要参与政策制定的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曾经透露,我们国家在养老保障制度方面原来设计的这种统战结合的制度模式,在实际运行过程当中,个人账户基金出现巨额动荡,产生严重的问题。2010年年底,个人账户累计总额接近20000亿元,但是我们做实个人账户资金也就2000多亿元。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法国两年前曾经因为推迟退休年龄问题出过骚乱,当时,社科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碰到了法国央行副行长,他曾经发问,法国推行此项政策的目的何在?

  你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劳动力供给还是为了减少养老金的支出?

  他回答说,我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增加劳动力供给、提高劳动参与率,但是社会上人们的理解是我们为了减少养老金的支出。这一结论让蔡昉不敢相信,不管怎么说,延缓退休就是双重目的,其实我们也是一样的。

  目前,西方的OECD国家多数已经提高到了62岁的退休年龄。

  在具体的退休年龄问题上,劳动关系领域位要求匿名的专家对记者表示,绝不能采取一刀切的办法,而是应该有层次地延迟退休。

  他建议,蓝领因为从事体力劳动,可以维持目前的退休年龄。白领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采取自愿退休的原则,而国家机关干部应该按规定退休。

  蔡昉认为,延缓退休不仅仅是为了提高劳动参与率,增加劳动力供给。但是目前这个阶段延迟退休年龄千万不可。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即未富先老,就是在这个阶段上,我们老龄化了,但是其他的人均GDP、其他的社会发展水平都还不够高。

  我主张加强教育和培训,创造未来提高退休年龄的条件。同时,也不排除针对某些高职称的科技人员和教师实施自愿基础上的弹性退休制度。蔡昉说。

 

来源:中国经营报

     

杂志在线

201910 201910 总期号:
出版日期:
第二十八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诚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