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不忍直视,这些年互联网给我们留下的“债”
作者:  发布日期:2018-08-15  点击数:513 次

是时候重新审视这几年互联网留下的“债”了,否则烟花散尽,留给我们的不止是废铜烂铁和满大街的电摩,还有以为是在抄近路,结果误入歧途的风险。


 

文:辛国奇


 

近日,苏宁易购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了《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了50%,总数量已经突破300万。


 

300万人,这应该仅仅是各大快递公司在册的快递员,还不包括外卖小哥和一些带有共享性质的速递平台人员。且看马路上触目可及的五颜六色的电动车和三轮摩托,就知道这仅仅是一个保守的数字。


 


 

说起外卖,还不得不提满大街乱窜的电动摩托,人们都有这样的直观感受,自从外卖火起来之后,路上更堵了、更不安全了。现在的司机们过十字路口,即便是绿灯,也不敢加油前进,因为很有可能冷不丁地冒出来一辆心急火燎的外卖电动车。


 

据说,外卖配送已成为伤亡率最高的职业之一。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发生伤亡交通事故共76起,平均2.5天就有1名送餐员伤亡。另据南京交警公布的互联网外卖企业交通事故黑榜数据显示,全市2018年上半年共发生涉及外卖送餐电动车各类交通事故3242起,这意味着平均每天发生与外卖送餐电动车有关的交通事故18起。


 

甚至还有闪送这种“同城1小时速递”,其骑手直接骑进城市封闭快速路甚至高速路,已经成为北京等大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这些年,互联网到底让我们进步了还是本质上倒退了?


 

互联网或许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便捷,但这个便捷是通过给别人添堵、制造混乱,重蹈落后的覆辙所带来的,如此,这样的便捷还算进步吗?


 

山寨小店、假冒作坊搬到线上,就堂而皇之地在智能手机上热销。拼多多上就有用户投诉说,买了一罐进口奶粉,商家口口声声说从保税区发货,但物流记录却显示发货地是河南某县。基层工商部门啊,你们的任务以后越来越重了,30年了,“造假二代”换武器了。


 

不光是假冒作坊,黑心食品作坊放到网上也变得光鲜亮丽。前不久就有一则新闻《美团现“黑心”作坊,脏到外卖小哥都忍不下去,取餐后直接举报》。这些食品作坊,在线下根本无法生存,但如今却轻松逃过了监管,也蒙蔽了毫不知情的顾客。


 


 

再说共享单车,2017年爆发后,一二线城市的大街小巷,各种颜色各种品牌的共享单车在马路上堆积如山。去年,我们似乎从不担心出门找不到共享单车,但我们很可能会担心找不到路!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发布的数据,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短短一年间,单车的名字和颜色便已被用尽。比如,跟动物有关的名字就有:熊猫单车、小鹿单车、快兔单车、悟空单车。仅仅一年后,这些曾经的资本宠儿们变成一堆堆的钢铁垃圾,甚至有了自己的“坟场”,因为根本处理不出去,卖废铁5毛钱一斤也没人要。


 


 

从动辄估值几个亿,到5毛钱一斤,互联网和资本能把同一个事物,狠狠地吹上天,待创始人和资本巧妙脱身,继续赶赴下一场盛宴时,没人听那重重落地的巨响,也没人去看遍地的疮痍,更没人去理会给社会管理和公共空间带来的间接损害。


 

与几十万吨的废铁相比,数以亿计的押金不知去向难以退回,才是更大的社会问题,大家对于恶意不退押金行为的谴责之声,显然小于对创始人“有梦就去追”、“失败了还是好样的”膜拜之情。亦如贾跃亭,拖欠了多少供应商的血汗钱,被列入“老赖”名单,依然有不少人为其鸣不平,依然深信他天花乱坠的故事,依然认为他只是暂时跌倒,一旦东山再起肯定会给“受害者”一个说法。


 

为了鼓励所谓的互联网创新,我们有了前所未有的“开明”和“纵容”,对于创业者,理性的审视远远被感性的崇拜、无条件的认可所淹没,只要你有梦,有故事,有激情,即便是疯子,即便这个故事傻子都能看出永远不可能盈利,也可以获得他人的尊重和景仰。


 


 

但在资本眼里,傻子和疯子正是稀缺的,这种痴狂,自2015年爆发以来,一直弥漫在我们四周。互联网创业者的地位空前提高,无头苍蝇般地涌向一个又一个看似像风口的旋涡之中。互联网和资本给我们好像吃了一剂迷魂汤,认为他们做的事很高大上,“传统”两字成了守旧、落后的代名词,其实,你无非不还是骑着电动送外卖,骑着摩托送快件吗?


 

可笑的是,在涉及自身利益时,一些互联网创业投机分子就“回归传统”了,比如共享单车退押金:200元的押金充起来几秒钟就完成了,但退的时候,得拿着身份证去公司总部人工登记,收押金时知道“互联网+”,退押金时怎么就回到了原始社会?


 


 

可以说,目前互联网行业的某些大小佬们,都只是带着眼镜的高知暴发户,同样游走在法律边缘,同样践踏着公共利益,同样在各种“添堵”。是时候重新审视这几年互联网留下的“债”了,否则烟花散尽,留给我们的不止是废铜烂铁和满大街的电摩,还有以为是在抄近路,结果误入歧途的风险。


 

一位零售企业负责人就曾对笔者说:中国的企业家们应该醒醒了,咱们标榜的一些东西,人家是不会,还是不耻?请不要夜郎自大!


 

来源:中外管理

     

杂志在线

201910 201910 总期号:
出版日期:
第二十八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诚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