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会议报道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会议报道
马光远:中国人的发财欲望是最大动力
作者:  发布日期:2012-11-10  点击数:2385 次

  由《中外管理》杂志社主办的“第21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于2012年11月10-12日在北京五洲皇冠假日酒店隆重召开。主题为“2013·破冰考验”。

  马光远:今天的天气和一年多以来中国经济的表现有点儿像,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关于中国经济的很多说法,很多论调,很多判断,都差不多,不是一个很高兴的状态。我记得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谈到中国经济的时候,包括我本人,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速,应该说从来没有担心过。我反过去看了一下去年我们的很多预测,最高的预测有9.5%的,说今年经济的增长能到9.5%,我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所以我在去年年底,我们在一些场合,我们做一些预测的时候,我们认为今年到8%以上应该没有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来看,今年肯定是到不了8%了,除非四季度的时候统计局的同志再帮一把忙,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否则的话,今年要过8%,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当然,我们谈到中国经济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关注总量,8%这么一个数字,但是除了“8”以外,我们是不是还有更多应该关注的地方?可能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讨论的一个问题。关于中国经济今年究竟怎么样,分析人员也很多,我从今天一季度到现在的四季度,我们一直在谈论一个叫中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的问题。第二个问题,中国经济的探底过程有没有完成,我记得我在每一个场合,我都旗帜鲜明的表示第一,中国经济无所谓探底。我经常在想,我们经济增长尽管没有到“8”,一季度的时候是8.1%,二季度的时候往下掉,到7.6%,三季度的时候是7.4%,尽管三个季度是7.7%的增长,但是这个数字在目前的情况下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美国经济三季度的时候勉强保“2”,欧洲全体来看差不多是零增长,德国好一点,英国基本上是零,法国经济在负增长的边缘。欧洲五国基本差不多,连续已经五年经济负增长了,日本不用说了。我们现在谈日本的时候,从10年到20年,基本上没缓过劲儿。印度这几年势头非常好,也是我看好印度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印度目前的经济增长在正常的情况下已经快要到中国经济增速的80%。今年的情况来看不容乐观,巴西、俄罗斯、印度,整个的经济增速就是5%左右。我们7.7%的增长,在G20里面仍然是全球第一。有很多人说7.7%的增长,放到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程中,实在太暗淡无光了。我反对这种看法,今年中国经济全年如果达到7.8%到7.9%,我认为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今年的情况很不一样,可以讲是内忧外患,经过2008年全球的刺激计划以后,中国经济还能在产能过剩,结构失衡等一系列重大的体制性,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还能达到7.7%,7.8%,还能说要触底,我觉得这不是实事求是,也是太苛求的成绩,所以第一,我们一定要客观的,一定要实事求是的,一定要联系今年全球,包括中国经济自身面临的整体恶劣环境来看待中国经济的增长,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天气”其实比今天的天气肯定要好。如果让我打分数的话,简单就增速而言,我仍然给中国经济今年打85分以上的成绩,尽管没有到“8”,但是成绩是在80分以上的。

  对于今天很多的论调,为什么谈到软着陆、硬着陆,这心理预期问题,大家对于中国经济的期待,总是跟一个平常学习非常好的学生一样,最差的时候也是第二名,结果一下子掉到70分,大家一下子不能理解,这种理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期待任何一个经济体在经历30多年的快速增长以后,还能一如既往的跑得很快。如果把1970年作为现代经济增长的一个原点的话,会发现从1870年到现在,从二战到现在,在经济增长的历史上,像中国一样保持如此高速,如此长久的增长,是前所未有的。日本没有过,韩国没有过,新加坡没有过,香港这样的小城市也没有过,我们已经创造了奇迹,我们已经跑得够快,更长了,适当的时候做一些调整是必要的,也是应该,这是第一个,我对今年整个经济增速来讲,我们不要以为7.9%的增长是一个比较差的成绩,其实是很不错的成绩。

  第二点,我们为什么会经常的对中国经济有不同的期待?我想第一可能是我们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在谈到中国经济增长的时候,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经济的正常增速应该是多少?用经济学来讲,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正常的潜在增长率应该是多少。如果潜在增长率跟过去30多年的增长是吻合的话,那么现在的潜在增长率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的政策出的问题?比如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的经济增速是9.8%到9.9%。那么9.8%到9.9%的增长是一个平均增长,有些年份甚至达到了13%,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全年增速经过统计局核算以后达到13%。所以我认为是9.9%这么一个平均数字误导了大家,如果把中国经济从1978年到2012年,34年,分成很多阶段,分成很多周期来看的话,你会发现9.9%这个数字都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那么一旦中国经济接近两位数的增长,我们就会看到一个情况出现,就是凡是中国经济达到两位数,或者超过两位数的时候,第一,通货膨胀就会出现,高物价就会出现。第二,资产价格泡沫就会出现,这是我们在衡量宏观经济是否稳定的时候一个比较简单的指标,也就是说当经济增长本身导致高通胀,资产价格泡沫出现的时候,这种资产本身90%是不正常的增长,是过热的增长。所以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在速度问题上如此头疼,如此痴迷,一个最大的关键就是我们没有分清中国经济的正常增长跟过热增长的一个边界。我们在很多情况下,把过热增长,把不正常的增长看成一个正常的增长。过去30多年以来,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按照我的核算,应该不超过9%。如果超过9%的话,中国经济增长就是一个过热的增长。但是过去30多年以来,我们的经济平均增速在9%以上,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一边增长,一边在治病,一边在快速的奔跑,一边在吃药。宏观经济领域吃药的行业不仅仅是房地产,我们有很多行业就是边吃药边长大的,而且长到世界最大。我们的汽车,我们的钢铁,我们的水泥,我们的房地产,我们在整个产业发展过程中吃的是什么药。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把不正常的增长视为正常的增长的话,就会有一个很大的追求。如果说我们正常的速度本身在9%左右的话,我们会看到每个人的日子都会比接近10%的时候要好过一点,所以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我们一定要辩证的来看,不是说跑得快,不是说持续的跑得快就是好现象。持续的跑得快,尽管速度是第一,但是问题也是第一。很多行业出现了一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已经到了临界点,这种发展的问题,跟我们一贯的追求高速度,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们一定要分清楚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究竟是多少,正常的增速应该是多少。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我们谈到经济增长的时候,我们总说东亚奇迹,东亚算不算一个奇迹,从增速来看肯定是一个奇迹。但是现在来看,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从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到现在,真正的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不超过20个。我们是20个之一,我们是20个里面速度来讲是第一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谈到中国经济增长,谈到现在经济增长的时候,一定要分清楚正常的经济增长,以及就历史的表现来讲,我们究竟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的话,就会不断的讲究这个增速,不断对增速本身做一个衡量。如果说我们不断的去追求增速的话,我们就会忽略其他的一些问题。

  第三,这次经济减速,我们很多人分歧也很大,中国经济2012年的减速究竟是什么因素影响的?是周期性的?还是结构性的?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是一个趋势还是说可以通过政策来进行扭转?事实上对于中国经济目前增速下滑的原因,分歧非常大。有很多人认为目前的经济增速是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是由于欧债危机的进一步发酵,我想这个因素肯定有。但是如果我们把中国经济的增速,如果认为仅仅是因为欧债危机,我想苦日子还要更长一点。我们现在看看欧洲,看看美国,我们从2008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找导致出现这次危机的罪魁祸首,这个罪魁祸首不断有人提出来,有人讲是华尔街造成的危机,有人讲是美国人玩的货币战争,有些人表示是阴谋。当然,美国人也有自己的说法,比如2008年的时候,美国前财长鲍尔森谈到金融危机的时候,公开的场合讲是金融危机是中国人造成的。当时中国人非常气愤,说这个金融危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当然,中国人的气愤是很有道理的,但是鲍尔森的说法有没有道理?在全球经济结构的大调整这个角度来看问题的话,我们发现这次金融危机本质上是一个什么危机?我从来不认为是金融危机,我认为是全球经济结构大周期、大失衡的结果,全球经济发展模式失衡的一个结果。

  我们来看一下美国和中国,按照美国的发展模式,美国现在是高消费,当然美国的高消费,自从美国建国以来一直就是高消费,不是现在就有。美国是高消费、低储蓄、低出口、低投资。那么中国反过来的发展模式是什么?中国是高出口、高储蓄、高投资。这么两个模式本身,如果没有中美双方配合的话是根本玩不下去的。我们不断的投资,不断的出口,积累了很大的外汇储备,这个外汇储备我们自己不用的话,也没有投资机会,没有投资机会怎么办呢?就很廉价的去购买美国的国债。美国人拿到这么便宜的资金以后就开始过度消费,所以鲍尔森当时讲,他说如果没有中国人骗我们去消费的话,我们今天的日子肯定要比现在要好过,所以他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是由于中国人骗着美国人,把钱借给美国人,让美国人去消费。我们自己不消费的话,但是我们积累了很多钱,必须让美国人去消费,这样的话整个资本的循环才可以完成。就这个角度来讲的话,鲍尔森所讲的金融危机是由中国人制造的,有一半的道理。但是另一半的道理,就是美国人自己傻,自己不断的借钱去消费,目前美国整个的债务,要彻底的偿还的话,要多少年?我曾经计算过,让人大吃一惊,美国人不吃不喝的话,恐怕也需要30年到5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的偿还自己所有的债务。所以,基本上可以讲,美国要偿还这个债务是不可能的,全球经济失衡是由于发展模式的失衡,这个失衡的调整需要很长的时间。我前面讲了一个失衡,在具体的发展方式上失衡,还有其他的一些失衡。比如谈到中国制造的时候,量非常大,产能来讲是全球第一的,但是我们发现每一个产业本身,如果站在公司的角度去看,创造的利润是很低的。那么如果我们把中国看成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本身每年的投资额很大,每年投资的项目也很多,每年出去的东西也很多,但是到年底我们看资产负债表,看利润表的话,会发现利润非常单薄。为什么中国的利润非常单薄呢?就是第二个失衡。我们现在看到包括欧洲,包括美国,把自己的很多产业都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赚取高端的利润。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不断的生产,发达国家不断的赚钱,这个模式一旦持续进行下去的话,我们就会看到发展中国家最终有一天赚不了钱的时候,这个模式就进行不下去了。第三种失衡,我们现在看到新兴国家的财务状况还是不错的,但是发达国家,美国总统选举完了以后,接着就是财政悬崖的问题。财政问题怎么解决?仍然是债务问题,政府没钱,如何持续下去?我们的温总理讲我们是有钱的,还有1万多亿没有花,随时可以拿出来花。第四种失衡是金融发展的失衡,金融发展过度,中国的金融发展滞后,新兴市场很多金融发展都是滞后的。如果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本身是由于欧债危机,是由于金融危机造成的,那么暗含着一个命题,就是走出危机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究竟有多长?

  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谈到欧债危机的时候,谈到最主要的,比如以希腊为代表,希腊是最典型的代表,什么时候可以复苏?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去希腊看希腊当时欧债危机爆发一年后,希腊经济的一个表现。我们到了希腊以后,因为在国内的时候我们听到有很多的说法,老百姓日子过得很苦。我们去了以后,市政广场上,我们发现没有人游行,大家都在放鸽子。当然我们“十八大”期间是不准放鸽子的,一片祥和。我们当时问为什么没有游行呢?当时希腊人告诉我们,说美年的7月份、8月份,是希腊的公假期,大家都在度假,到希腊最美丽的海滩上晒太阳。我们到海滩上,发现全是白花花的大屁股,都在晒太阳,非常安逸,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面临危机,大家到处要钱,过不下去的国家。然后我们回到希腊的市内以后,我们和当地人聊天,中国人到国外有一个特点,就是都会谈到房子,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就问你们买房子贵不贵?是不是也有很多的房奴。他们就很烦,表示出极大的厌恶。对于希腊人,最多用6年的时间就可以买一套房子,那么希腊有很多的房子,有一个特点,希腊的很多房子,如果要租房子的话,房东一般都是女的,因为希腊有一个特点,父亲一般是比较倾向于去把财产留给女儿,这是希腊的传统,这个跟我们的传统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会看到希腊的很多女孩子有很多的房子,做女房东。同时,希腊女孩子还有一个法律上明确规定的特权,一旦这个女孩子的父亲去世以后,她还可以享受一种福利,是什么呢?就是她可以代替她父亲去领父亲的工资,领到她不想领的时候为止。当然,照顾女性是对的,我们还发现一个现象,在希腊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流浪狗,都戴着很漂亮的项圈,蓝色的。我们很奇怪,我们说那个项圈是干什么的?希腊人告诉我们,说那个项圈是希腊政府给每一个流浪狗每年做了身体检查的标记。我们现在的经济规模是全球第二,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免费检查都没有做到,希腊连流浪狗都已经享受免费公费医疗了。如果是正常收入都没有问题,你有多少钱,花多少钱。但是希腊之所以走到今天,就是因为这些过度的福利。这些过度的福利一旦消除的话,希腊人是不干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希腊要真的走出危机的话,首先应该过中国人的生活,过五年中国人的生活,欧债危机自然结束,毫无问题。如果不过中国人的问题,欧债危机如何解决?我想答案只有一个,我们2010年写了一个报告,我们当时就提出,希腊肯定会退出欧元区,为什么会退出?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养花花公子,没有人愿意辛辛苦苦赚钱,去养希腊的流浪狗。但是这样就会降低希腊人的生活水平,希腊人不愿意,这样就出现了僵局。希腊是一个民主国家,民主国家,不要相信那些政客的话,每一个政客都会利用民众的情绪来给自己拉选票。在希腊的时候,一会儿右派讨好民主,一会儿左派讨好民众,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上台执政。如果我们认为欧债危机是原因,我们要走出这场危机的话还需要很长时间。欧债危机的最终解决,除了希腊的退出以外,恐怕要面临欧元崩溃的后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肯定会看到。我从2011年讲到现在,我说欧元肯定会崩溃,很多人都问我什么时候崩溃?如果说欧债危机不是以欧元崩溃的形式来解决的话,我觉得我自己崩溃了。就这个因素去讲,要走出全球经济的失衡,时间会很长,我不认为这个因素是中国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

  从整个大的经济周期去看,中国经济到今天为止增长30多年,已经够快了,已经突破了历史增长的一个极限。所以从整个的结构调整去看,这个速度完全可以慢一点,因为我们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前一段时间我们也知道,包括林义夫在内的很多学者,对于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仍然是非常有信心。我记得林义夫回国以后,首先讲中国经济还可以以8%的速度增长20年。后来因为有很多人讨论,他讲有20年增长的潜力,潜力和实际增长20年是不一样的。我为什么反对这种看法?为什么没有他这么乐观?是由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的。连续十多年投资占GDP的比重是40%,现在是50%,这样的比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很简单的常识,投资越多的话,积累的资本存量越多,最终要干什么?要把资本存量到有一天的时候去“维修”,就好像有一台机器设备,用到某一天的时候维修费用会很高。我们现在投资占GDP的比重差不多是50%,这50%的投资未来要进行维修的话,这个成本是很高的。而且这么多年以来,近十年以来,我们一直发现中国投资本身的宏观效率一直是下降的,投资的产出,每一元的投资,能够产生的GDP差不多是5:1的比例,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投资5块钱,才产出1块钱的GDP,已经达到了东亚危机1997年时候出现的警戒线。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们不断的增量投资,一方面存量投资,但是对于投资本身,等到有一天折旧的时候,这个量我们是跟不上的。

  第二点,我们看中国经济的结构,我们经常谈的一个数字就是消费过低。中国的消费低到一个什么样程度?我们看一下全球经济里面,消费的正常比重应该是多少?消费的平均比重在全球2008年的时候,全球平均的消费比重是60%。我们现在是多少?美国人消费是70%,我们认为过高,我们现在的比重是2010年的时候33.8%,33.8%的比重我看了一下,在全球20个主要国家里面,33.8%的比重是最低的。在全球150个国家中,33.8%的比重也是最低的。这么低的消费,这么高的投资,我们说要维系的话,从1945年的二战以来,这个现象也没有出现。美国历史上消费一直比较高,美国在1890年到2007年,整个金融危机爆发以前的100年的时间里面,美国总体消费比重都在60%以上。除了特殊的阶段,就是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美国人的消费降下来了,降到50%左右。为什么降下来呢?是因为当时美国人的爱国热情非常高,美国发了爱国债券,基本是零利率。美国人抢着去买这个爱国债券,导致下降。除此以外,美国的消费一直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们现在的消费,已经低得不能再低。我们看中国的三产,农业、工业、服务业,我们看这个比重,2002年的时候,中国服务业的比重在整个三产中的比重是41.5%,我记得在那个时候,我们谈到要大力发展服务业,调整产业结构。但是现在来看,到2012年,上个月公布三季度的经济数据的时候,中国的三产比重达到43.8%,2002年的时候是41.5%,2012年的时候是43.8%。十年的时间,涨了2.3个百分点,平均每年增长2.03个百分点,是比较低的。我们说43.8%的比重在G20里面也是最低的,我们现在谈一个经济本身是不是一个现代经济,有一个标准,就是服务业的比重是不是超过了50%?第二个标准,是农业人口是不是低过了50%?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城镇化按照统计数字刚刚超过50%,服务业的比重仍然没有到50%,我们的经济还不能叫现代经济。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本身,从结构,从产能本身来看的话,如果继续延续以前的投资驱动,我们已经走到一个非常大的极致,很多产业现在就是全球第一。比如汽车全球第一,钢铁全球第一,我们今年到10月份,出口产量快到8亿吨,8亿吨的产量超过了美国、日本的总和,我们遥遥领先。我们汽车的总量,今年尽管是汽车的小年,但是产销量达到2000万辆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保持了好几年的第一。好多产业达到第一的同时,我们的GDP本身就总量而言,跟美国比仍然有差距。如果我们延续以前的老路,继续做大的话,我们要追上美国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

  所以我觉得从结构去讲的话,中国经济这一次的调整,不是一个周期性的调整。为这个因素去讲,对我们整个经济的发展来讲,是一个主要因素。从内部结构来讲,内部的结构需要调整。所以我觉得第三个,就是中国经济究竟是周期性的调整,还是一个结构性的调整,我认为是一个结构性的调整,是一个趋势性的调整。意味着未来我们在经济增速上要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我们的“十八大”提出了一个比较宏伟的目标,就是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经济的总量比2010年翻一番,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我把人均收入翻一番,叫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这个计划提出以后,很多人有质疑,认为又是一个“吹泡泡”的目标,但是我觉得要实现的话没有太大的问题。1984年,小平同志提出小康社会,后来提出三步走,到提出一系列的翻一番目标的时候,中国每一次翻一番都是提前完成的,没有太大的所以,如果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经济的增速不超过7%,中国人均收入的增长,年均增速接近7%,我们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所以经济增速对我们来讲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到2020年翻一番也不是很大的问题,关键是用什么办法来翻,用什么样的驱动来翻,大家可以看一下“十八大”报告。“十八大”报告里面,我觉得比较有亮点的,未来实现经济增长,实现经济转型,我认为有三句话,第一句话讲的是平等,所有的主体平等的使用生产要素,我觉得触到了问题的根本。中国社会的转型,要转什么?我觉得要转平等。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社会仍然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中国社会从本质上来讲仍然是一个身份社会,身份决定一切。我们在任何一个领域,在参与经济事务的时候,我们发现不同的身份会获得不同的机会。“十八大”报告中第一个是解决身份的问题,身份平等的问题。解决身份平等的关键是什么?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要真正平等的话,具体路径是什么?可以讲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面,我到温州差不多有十次,温州是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去年温州金融改革,今年3月份通过方案以后,大家对它的期待非常大。我们谈到温州金融改革的时候,仍然是平等问题,解决的是什么?是民间资本合法搞金融的问题。民间资本不能搞金融,只有在1949年以后才有,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中国的金融都是民间金融。我们知道慈禧太后当年被八国联军赶到西安,西逃的过程中,慈禧太后的信用扫地,但是慈禧太后到山西的时候,山西钱庄的老板给慈禧太后送了银票。在那么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银票应该是不值钱的,但是仍然是值钱的,民间金融的信用是非常高的。1949年以后,老百姓不能干金融了,一干金融就是非法集资。这次温州金融改革,民间金融改革能不能合法的生存下去?温州金融改革有一个很大的亮点,就是允许民间资本参与发起银行,参与发起各种金融机构,这是一个很大的亮点。3月份我们到温州去的时候,有很多小额贷款公司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说终于可以办银行了。但是过了一年以后,我们发现到现在为止,温州的民间资本没有任何一家成功的办了村镇银行。村镇银行本身就是小银行,就是穷人的银行,就是给农户提供基本融资服务的银行。这样一个银行本身都不让办,还有什么银行让我们办?所以第一是解决平等问题。

  第二个在“十八大”报告里面,提出一个叫建立现代产业体系。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不能靠我们现在的产业,而是要建立现代产业体系。现代产业体系的最大关键是什么?是服务业占的比重,我们要建立现代服务业。不让民间资本去办金融,第二,办服务业的话,只能办一些低端的服务业。比如说西部曾经有一个城市,西部的咸阳,当年有一个领导上任以后,曾经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就是把咸阳办成全国最有名的洗脚的地方。每隔500米就有一个洗脚城,他为了带动大家去洗脚,他每天下班以后就去洗脚。

  除了有平等的参与机会以外,第二就是必须建立现代产业。建立现代产业需要什么驱动力?我们看到“十八大”报告中提出创新驱动战略,而且把它作为经济战略的一个全局,这个是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的增长仍然要靠技术创新,靠制度改进,靠现代产业体系。所以我觉得如果说2012年真的是一个转折点的话,我想这个转折点的内涵最起码有两个,第一个,就经济增速而言,中国经济要从2012年开始告别高增长,也就是说我们从一个快速增长,要进入正常增长的轨道。第二个转折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驱动力不再以投资为驱动,而是通过创新战略的实施,通过科技的创新,通过制度的改革,来进行转变。如果说“十八大”报告本身,作为未来十年中国社会的最高指导方针的话,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的去学习,应该认真的去琢磨。我记得8号早上开会的时候,很多人听完“十八大”报告以后,都说没有新东西,没有什么意思,没有看到很多期待的东西。我不知道大家要期待什么,期待很多不应该期待的东西,只会让自己很受伤。但是,我想说的是“十八大”报告肯定是中国最优秀的一帮人,写出的未来关于中国经济、社会、政治发展的最高纲领,无论是做企业的,还是做官的,还是做学问的,都应该认真的去研究,认真研究每一句话里面的新意。里面有很多新的布局,包括对国有企业,都可能意味着未来十年国企改革的另一轮高潮。

  2013年中国经济,第一经济增速仍然会连续2012年的态势,不会超过“8”,只会比“8”低。2013年整体的经济表现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坏,2013年虽然是新一届政府的开局之年,但是仍然采取比较稳健的,比较保守的策略,推动经济增长。第三个,2013年对于结构调整和改革来讲,应该是一个破冰之年。我们2013年的时候是有期待的,2013年更有期待,所以2013年中国经济不会跑得太快,但是我想会跑得不错,我想在很多方面可能给大家,可能给很多不同意读“十八大”的时候,我们认为没有新东西的感觉,我认为2013年仍然是值得期待的。我记得在2012年的时候,很多人说还会有2013年吗?昨天我参加一个会,央视的一个主持人跟我们每个人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幸福吗”,你觉得2013年会幸福吗?每一次我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今年5月份的时候,我们的好朋友朝鲜曾经给全球的幸福国家做了一个排名,朝鲜遥遥领先,是全球最幸福的国家。美国遥遥落后,是全球最不幸福的国家,中国屈居第二。我想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谈到中国未来的时候,谈到2013年开局的时候,都希望是幸福之年。但是我想讲的是幸福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主观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希望2013年的中国,2013年的中国企业,2013年的中国经济,宁可像美国那样不幸,也不要像朝鲜那么幸福,这样的话2013年的中国还是有希望的。在中国未来的十年历史上,我想还会开一个好局。

  在今天天气不怎么好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对未来的五年,甚至未来的十年,有更大的期待,中国经济会到什么地方去?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去,大家除了问你幸福不幸福以外,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就是“现在投资什么最好?”大家可以看一下,在中国历史上,中国人发财的梦想,发财的欲望,像今天这个时代如此强烈的是没有的,这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最大动力。所以我觉得“十八大”报告里面如果有一点比较让我不满意的话,就是没有理直气壮的鼓励大家去发财,去致富,我想未来中国最主要的还是市场的力量,还是企业的力量。我觉得未来的十年,如果说前34年,中国是做大总量,做大盘子的十年的话,未来的十年,中国经济面临着财富革命的改变,是真正的创造财富的十年。所以我祝愿每一个人未来的十年,都能够在富翁排行榜上找到自己的名字。谢谢!

     

杂志在线

202004 202004 总期号:
出版日期:
第二十八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舍得酒业 | 诚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