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资本运营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资本运营
橙黄智斗180天,共享单车胜负已分?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5-16  点击数:741 次

  真正的较量,始于去年10月份,当时ofo的投资人朱啸虎曾表示,共享单车战争90天内就会结束,因为摩拜的方向不对,有硬伤!

  但在经过一次次的较量后,摩拜的“硬伤”正逐渐转化为优势,而ofo的优势却渐渐变成了硬伤!

  如今,180多天过去了,这场战争的输赢或许已经初见端倪。

  去年5月,曹国星和胡炜玮在摩拜上海的办公室聊天,办公室正好在复旦附近,曹国星看着从校园内骑出来的小黄车,问胡炜玮这是什么,胡炜玮告诉他这是ofo。

  “那岂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如果他们不出来就没事”,胡炜玮告诉他。当时胡炜玮觉得,ofo应该不会从校园出来,因为如果出来,他们的车一定会被偷光!

  胡炜玮想的没错,当时的ofo确实没准备出来,因为那时的戴威正忙着一件事,封校!由于当时还在校园运营的ofo,经常被骑出校园而无法收回,这让ofo团队非常苦恼。投资人曾建议提前投放城市,但戴威没有采纳,而是选择把车“圈”在校内。

  对戴威来说,那是一个不完美却又不得不做的决定。因为此时的他们,还没想好到底怎么做,出来还是不出来?如果出来,会不会被偷光?北京这么大,到底要多少辆车才能填满?但如果不出来,以后会不会被竞争对手吃掉?

  而现在,到底多少辆车才能把北京填满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共享单车已经把北京“填满”了,有些地方,甚至是车满为患。

  据了解,ofo在北京已经累计投放了超过60万辆的共享单车,摩拜也投放了将近40万辆,加上小蓝单车、永安行等其他品牌,北京的共享单车总量已经超过100万辆。仅在中关村地区,ofo每天还在以近千辆的数量进行投放。

  “如果那个时间点开了城市,或许摩拜就没有机会了。但是一旦车丢了,没有投资跟进了怎么办?只能说风险越大,收益越大。”ofo联合创始人薛鼎对媒体表示。

橙黄智斗180天,共享单车胜负已分?

  彼时的ofo虽然没想好,但对手已经想好了。去年8月,摩拜正式宣布进军北京。曹国星也在当月正式加盟摩拜,担任摩拜公关总监兼对外发言人。

  摩拜的突然进京,也让ofo走出校园的脚步瞬间提速。最终,这两家原本分别盘踞北京和上海、校园和城市的共享单车,由此开始了在北京的正面交锋。共享单车大战也随即拉开帷幕。

  智斗

  《人民的名义》带火了京剧《智斗》,而两家单车之间的“智斗”,却天天都在上演。

  摩拜虽然进入城市更早,但却并没有为摩拜带来更多的先发优势。

  由于车身配备了智能锁以及发电装置,导致车身重、造价高,摩拜从一开始就引来了不少吐槽。反而是后来进入城市的小黄车由于投放量大,且车身轻便、造价低,很快就占据了优势。

  这个阶段,ofo的想法很简单,就是铺量。低成本、多产出,广泛投放,才能最快地获取用户,占领先机。在朱啸虎看来,造价低正是ofo的优势所在,摩拜布一辆车,ofo可以布10辆。

  不过好在摩拜迅速做出了调整,去年10月,摩拜发布了轻骑版单车Mobike Lite,这款车不仅造价低,而且轻便。

  但ofo的量根本停不下来,“我们当时压力很大,到处都是小黄车,我们投了车,他们的车就在我们外面围起来,围一圈,堵得死死的。”摩拜单车某区域运营负责人李华告诉猎云网

  这个时候,双方都想迅速把对手压下去。

  而就在摩拜忙于应对时,ofo又出招了。12月初,ofo率先在京沪开战,宣布所有认证用户免费骑车,而烧钱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快速扩大规模,加固领先优势。

  这让摩拜很被动,因为摩拜其实并不想走免费或补贴的老路,他们不希望让用户觉得骑共享单车就应该是免费的。但又没办法不跟进,如果不跟进,会更被动。

  迫于压力,春节前的1月24日,摩拜宣布在北京开启免费骑行。曹国星坦言,“我们年前的补贴,其实是有点进入ofo的节奏了,所以只能一方面补贴,一方面增加投放量。”

  但ofo根本不想给对手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宣传攻势又来了,由于融到了大量资金,ofo开始不断地在地铁、公交站、APP等广告平台大量投放广告。据《财经》报道,ofo仅在上海人民广场投放的4张超级灯箱,一个月的费用就达到144万元人民币。

橙黄智斗180天,共享单车胜负已分?

  ofo在地铁投放的广告

  “当时在上海打的特别激烈,我们看到哪个地铁站投广告,就去问会投多少天,然后在他们有广告的那几天,通过调度,让地铁站外面全是我们的车”。这个时候摩拜的量已经上来了,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对冲和应对。

  虽然ofo投了大量的广告,但调度却没有跟上,导致品牌和运营有些脱节。“我们没投广告,但是有车。”讲起当时的情景,李华还是很兴奋。

  与ofo的大手笔相比,摩拜则谨慎的多。“其实我们也投了一些,但没那么多,主要是效果广告,比如微博、微信、今日头条等平台,这样大家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可以直接下载,有助于拉新,效果更好监控。”曹国星表示。

  在这一阶段,双方都想尽可能的枪战市场份额。

  春节过后,天气转暖,双方投放的量也越来越大,对用户的争夺也越发激烈,而免费就成了最简单有效的方式。2月24-26日,摩拜单车与ofo同时宣布周末免费骑,3月4日-10日,小蓝单车也宣布免费骑行一周,3月10日-12日,摩拜和ofo又宣布免费骑行。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3月30日,ofo因此减少的现金流在2亿元左右。而摩拜由于不同车型收费不同,且与品牌商合作,但也至少少赚了几千万。

  3月27~30日,ofo再一次宣布在北京地区免费骑行,但这一次摩拜却迟迟没有动静。

  这一次摩拜没有跟随,因为他们找到了比免费骑行更好的方式。就在3月23日,摩拜上线了“摩拜红包车”,通过将指定车辆设定为“红包车”,用户通过GPS定位找到并骑行超过10分钟,即可获得1-100元不等的现金红包。

  “红包车”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将停放在低频使用需求地区的单车骑到高频区域,通过正向激励,使用户参与到运营中,形成良性循环,提高平台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显然,摩拜的红包车不仅更有针对性,还带来了运营模式的变化。“与其免费还不如把红包车和金额再扩大一点。”摩拜一位市场负责人表示。

  这一次,摩拜抓住了ofo的软肋。不过对手既然出招了,ofo也只能应对。4月16日,ofo宣布加入共享单车红包大战,用户在指定红包区域内骑车,最高能拿到5000元红包,超过10元还可提现。

  但是由于ofo的主流车型没有卫星定位,因此ofo的“红包车”并没有针对性。甚至由于没有GPS还被人找到了漏洞,疯狂刷单,导致日亏损千万。“他们的红包车其实就是随机发红包”,摩拜内部人士告诉猎云网。

  这一次,ofo进入了摩拜的节奏。

  你来我往,暗藏杀机

  随着双方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双方在你来我往中,也暗藏杀机。

  4月21日,《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征求意见。

  《意见稿》提出,拟控制共享单车数量,要求有序停放,有保险,设立资金专用账户,保证用户信息安全等。此外,《意见稿》还特别提出,企业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行业标准并安装卫星定位装置。

  针对《意见稿》,两家共享单车都迅速做出了回应。ofo在回应中称,已经与北斗导航达成战略合作,将规范停车区域。并且期待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押金规范,保证用户资金安全并及时退取,避免共享单车行业出现押金乱象。”

  ofo的回应其实是意有所指,因为在年初,多家媒体曾报道摩拜押金无法正常退出。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其实是技术问题,由于使用支付宝支付的用户,退款要按原路径返回,但支付宝在超过180天后,就无法找到原路径,需要人工检索,因此就会出现退款延迟的状况。

  “我们当时出问题是上海第一批用户满180天,当时压力很大,现在正再跟支付宝谈,希望能有批量解决的方式。其实现在已经基本解决,不信你可以试,99%的都能秒退。”摩拜相关负责人告诉猎云网。

  此前,摩拜和ofo均表示,押金是专款专用,有银行托管。不过有共享单车内部人士透露,也有少部分单车品牌,在保留一部分保证金外,将其他押金投入到了单车生产中。

橙黄智斗180天,共享单车胜负已分?

  地铁苏州街附近的摩拜单车

  不过与ofo相比,摩拜的回应则暗藏杀机。

  对于《意见稿》,摩拜回应称,公司的技术实力和运营服务水平与《意见稿》的各方面要求非常契合。呼吁相关部门,强制要求行业内所有企业立即召回、全部销毁不具备卫星定位功能的共享单车,保障用户骑行安全,尤其保障12岁以下儿童安全。

  摩拜的回应几乎是直接针对ofo。

  有业内人士透露,摩拜一直希望政府能够把GPS卫星定位作为硬性规定写进政策中去,因为这样就可以把ofo暂时的排除在外。比如济南市政府就明确规定,共享单车必须具备卫星定位系统,而上海最近公布的共享单车使用标准也明文规定,单车必须加装GPS。

  “如果要求有GPS,就可以把ofo排除在外3个月,而3个月可以做很多事情,顺利的话可以投放5-10万辆单车,发展二三十万用户。”该人士表示。

  另外,摩拜还特别提出,要保障12岁以下儿童的安全,这一点也是直指对方软肋。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了ofo机械锁的漏洞,甚至有小学生1分钟可以连开多辆小黄车。“马上暑假了,ofo如果不解决好机械锁的问题,任由儿童骑行的话,很可能会出安全事故。”

  3天后,ofo对此做出了反击,并且称对手是法盲。ofo表示,当看到一家时刻将“公益”“情怀”挂在嘴边的互联网创业企业,赫然吐出“强制”“销毁”等词语,令人深感痛心,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是对规则的无知与蔑视。

  ofo作为一支从北大出来的学生团队,最初在政府公关方面显然没什么经验。据了解,ofo最初在厦门开始投放的时候,市政府曾经询问ofo准备如何管理这么多的单车,ofo团队竟然说,我们不准备管了,因为三个月就能收回成本,政府当时听完觉得很崩溃。

  不过,随着团队不断的完善,ofo在公关方面的应对也越来越成熟。

  4月22日是摩拜在城市投放一周年纪念日,为了这个周年庆典,摩拜做了充分准备。

  不过,在周年庆当天,ofo一早就对外宣布获得蚂蚁金服D+轮战略投资,并表示双方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化合作。相关报道铺天盖地,抢去了不少风头。

  “其实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当时还只是口头协议,并没有真正签署,他们这个时候公布就是为了对冲摩拜一周年的活动。”有知情人士告诉猎云网。

  当天,ofo官方微博还大方送上了“生日祝福”:“生日快乐!感谢一年来的共同成长,没有你的那一年我很孤单!”并且在配图中写道,ofo共享单车的原创者和领骑者。显然,这祝福更像是“战书”。

  当然,摩拜也不甘示弱,很快便在其官方微博中回怼了回来:“感谢祝福!那一年,看着你们紧跟我们的步伐,从象牙塔里走出来,并且学习我们努力研发电子锁、高品质车辆,我们也很欣慰。”

  一直以来,摩拜、ofo都自称是共享单车的发明者,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但有知情人士告诉猎云网,ofo也并不是第一个在校园内做共享单车的,因为此前曾出现过校园共享单车团队,但他们是第一个拿到融资的校园共享单车团队,而摩拜则是第一个在城市内投放的共享单车。

  虽然双方都想抓住对方的弱点进行打击。但总的来讲,还是比较客气的,没有什么特别恶性的竞争。“与之前的网约车相比,我们的打法还是太温良恭俭让了。”曹国星表示。

  但也有例外。

  摩拜跟小蓝的竞争就显得有些恶性,“在深圳,小蓝把广告贴到我们车上,还用喷漆把我们的二维码涂了,地推团队被我们抓住。”李华告诉猎云网,但他也表示,随后小蓝单车私下也向摩拜表达了歉意,说由于地推公司是外包团队,管理不善,今后会加强管理。

  3月初,网上出现了一篇帖子,标题是“如何免费使用一辆摩拜单车”,其中每一步都有详细的图文,核心内容就是如何破坏摩拜单车的芯片系统,帖子被陆续发到了50多个论坛。

  起初摩拜并没有在意,但后来觉得有些蹊跷,调查后才发现这篇文章其实是对手的公关公司所为。“其实这已经涉嫌传授犯罪方法罪,我下次和他们碰面一定要说,不互相破坏应该是共享单车竞争的底线”。曹国星告诉猎云网。

  但网络攻击显然不止于此,还有一张照片流传很广,是摩拜单车的车座上有根针。曹国星怀疑是竞争对手做的,因为他觉得不像是手机拍出来的,像是在室内。“这件事情对我们伤害很大,但我们没办法做任何辩解,因为不知道在哪,也不能说没有”。

  而最近的一次,则有点互相攻击的味道了。

  近日,在某社交平台上,有ofo前员工爆料称,公司从高层到基层,贪腐现象严重。还有现任员工表示,一个城市经理每月可以贪好几万,就连学校运营都可以贪个几万十几万,贪腐的主要方式为“吃空饷”、“吃回扣”。

  ofo很快做出了回应,“我们对贪腐零容忍,一旦查实绝不姑息”。但同时也对爆料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某匿名社交平台上语焉不详、身份不详,带有明显个人情绪,缺乏具体时间、地点、人物的话语宣泄”。ofo的言下之意是怀疑对手干的。

  而第二天,就有网友在知乎上爆料,摩拜三大核心高管——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联合摩拜无锡工厂厂长徐洪军“洗钱”,每辆车拿100回扣,车锁40,车60,贪污上亿。

  对此,摩拜发声明称,这些谣言纯属捏造,已掌握充足证据,将向警方报案。摩拜公关总监曹国星甚至在朋友圈表示,“隔壁家公关不能没有底线”。

  “这件事很有可能是一次互相攻击,而双方手里可能都握有对方的某些问题,甚至有互派商业间谍,但至于真假还不好说。”有共享单车人士告诉猎云网。

  巨头之争

  虽然双方你来我往,嘴仗不断,但不管怎么打,都是ofo和摩拜之间的竞争,而不理会其他共享单车。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竞争对手就只有一个,就是对方,他们不想让其他单车凑上来蹭热点。

  有数据显示,目前摩拜和ofo两家公司已经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已经远远把其他共享单车甩在了后面。而就在去年11月,最多的时候还曾有50多家共享单车。

  目前,摩拜、ofo、小蓝分别占据了行业前三名,小蓝单车最近在北京投放的速度也很快。“但还是慢了,包括生产速度、融资速度。中国互联网的竞争非常充分,基本就是一家独大,第二、第三都很难有位置,用户一般装一两个APP就差不多了,不会装太多。”一位共享单车内部人士告诉猎云网。

  2016年,共享单车几乎成了资本寒冬中唯一的“风口”。截至今年4月,两家公司的融资总额和估值都已超过10亿美元。其中,ofo背后站着17家投资方,摩拜背后有22家。而随着腾讯和阿里的加入,这场颜色之争,身后又多了巨头的身影。

  其实早在2016年10月,腾讯即参投了摩拜的C+轮融资,并于2017年1月领投了摩拜单车的D轮融资,成为了摩拜单车创始团队以外的最大股东。

  4月28日,摩拜单车“晒出”一份成绩单:自从3月29日全面接入微信以来,摩拜单车4月份活跃用户量环比增速超过200%,短短一个月新增2400万注册用户。

  而ofo、永安行、小蓝、Hellobike、funbike、优拜等六家共享单车平台则宣布,4月29日起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自此,共享单车的阵营已经逐渐明晰,摩拜属于腾讯阵营,其余六家则属于阿里。

  资本的加入,也让两家的产能不断提升。据了解,现在摩拜和ofo的日产量已经达到3万-5万辆量,月产能达到200万辆。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摩拜经典款成本已经下降到1500元以下,Lite版在500元左右,而ofo则在200元左右。“不过最近供应商都在调价,价格一直在上涨,基本上现在是个自行车厂都能拿到订单,所以要价很高。”

  “我们这一波一定要挣到钱,这一次透支了很多年的产能,以后还不清楚情况怎么样。”一位自行车厂负责人表示,在他看来,现在不挣钱以后都不一定有机会了。

  他的想法是有道理的,眼下共享单车大战打的正激烈,他们还有一定的议价能力,如果以后双方偃旗息鼓了,尤其像摩拜越来越多自己建工厂,他们就失去议价能力了。

  3月底,ofo宣布其日订单突破千万,投放超过300万辆单车,预计年底将进驻全球200个城市,日收入接近1000万元,估值超过20亿美元。

  而摩拜也在周年庆典上,公布了最新数据。目前全球共投放超过365万辆共享单车,进入海内外50多个城市,每天出行超过2000万次,预计全年覆盖100多个城市。

  如果按这个订单量来算,意味着摩拜日收入在1000万-2000万元之间。但有单车内部人士表示,这个数据肯定是夸大的,或许某一天达到过,但肯定不是常态,所以真实数据肯定低于这个数据。至于具体数据究竟是多少,则属于核心机密,不能随便透露。

  根据摩拜公布的最高数据计算得出,每辆摩拜每天的使用频次约为5.47。“也不代表能带来5次的营收,加上补贴、红包,还有运营费用,收回成本的时间大约为1年。”有分析认为。

  但业内普遍的共识是,盈利不是太大问题,但随着损坏率的增高,盈利环境也在恶化。

  低成本的硬伤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公开表示,摩拜的思路有问题,在他看来,摩拜的重资产模式是硬伤,低成本才是如今存活的王道。

  确实,ofo将低成本的策略发挥到了极致。

  但是,低成本所带来的缺陷也是相当明显的。年后,不少用户都反应小黄车损坏率很高,有时甚至10辆车有超过一半是坏的。而超高的损坏率也直接导致了小黄车数量的减少,在有些地铁站附近,摩拜有100多辆,而小黄车却只有十几辆,一眼望去,满是橙色。

  但此时的摩拜团队却很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小黄车去哪了。“是不是回去升级了”摩拜怀疑。因为摩拜一直担心ofo会换装智能锁,因为这样摩拜就不再有技术上的优势。

  但摩拜很快就松了一口气。据媒体报道,大量的ofo都被送到了维修点。仅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处维修点,就有近万辆“小黄车”被堆放在路边,约有两米高,300米长。十几个维修师傅在这里忙碌,“每人一天最多能修四、五十辆,一天能修好四五百辆”。但每天依然有数千辆单车送过来,修车师傅直言“根本修不过来”。

  一个修车点几万辆,几个修车点就十几万辆,摩拜悬着的心放下了。

橙黄智斗180天,共享单车胜负已分?

  此前媒体报道的ofo维修点

  而ofo调度员张师傅也表示,最近确实车少了,每天只能调度八九十辆车。“没有车,怎么调度?”他还告诉猎云网,“有一次,车实在太少了,公司派我们晚上去找车,还雇了很多兼职,一人200”。

  此时,摩拜前期的高投入在质量上的优势也逐渐显现出来。“我们的经典款,很多从投放到现在都没有修过,至于lite版,我们也是每天都在干预,发现问题就及时修理。”李华说道。

  而且因为有GPS,摩拜的维修人员找车也比较容易。但ofo在这方面就比较吃亏,因为即使用户上报了,也很难找到车,只能通过运维人员在路面搜寻,而且很多损坏只通过观察是很难发现的,比如车锁打不开,刹车失灵等等,这无疑又大大增加了成本。ofo投资人朱啸虎此前在演讲中曾表示,一辆ofo单车的年运维成本达到1000元。这个费用远高于摩拜。

  无车可骑,已经成了最坏的用户体验。

  而除了超高的损坏率,ofo机械锁的漏洞也是人尽皆知。

  有媒体在大学校园内采访时就发现,很多小黄车并没有锁车。不少学生用户也坦言自己刚开始会锁车,但后来也就随波逐流不锁了,甚至有学生表示,自己学校的学生从来不锁车,就是为了方便大家骑行。

  但也有学生表示,大家应该主动锁车,他甚至担心,如果大家都不锁车,ofo挣不到钱,大家以后就都没有车骑了。

  不仅如此,还有大量小黄车被停在厂区、院内、角落,很难被发现,有的车锁被打开,供人随便骑行,甚至还有人直接搬回了家,真成了“共享”单车。而且由于没有GPS定位,ofo即使被用户私占也很难发现。因此城市中究竟丢了多少辆,也很难统计。

  与ofo相比,摩拜的情况则要好很多。因为有GPS,所以可以掌握车辆的运行轨迹,但即使这样,丢失也是一个大问题。“进入一座城市,往往刚开始丢得多,但慢慢就好了。”李华告诉猎云网。

  但李华也坦言,即使能找回,也要花费很大的成本,甚至找回一辆车的费用比单车的成本还高。“如果说花2000块来找一辆车,那么找与不找确实是个问题!”

  路线之争

  对于两家不断打嘴仗的GPS,其实本质是路线之争。

  虽然都主打“共享”,但实际上两家公司完全不同,无论是产品思路,还是经营理念。而且两家对于共享的理解也并不相同,摩拜的解释是一辆车多个人使用,而ofo则希望把自行车和企业连接起来,逐步降低自有单车的比重,最后做成平台。

  乍一看,这两种模式,一重一轻,ofo做的是互联网平台,强调规模和运营。而摩拜则主打硬件,重在优化产品体验,注重网络和数据。但实际上,因为产品的不同特性,反而可能会导致相反的结果。

  去年11月,ofo曾推出“城市大共享”计划,该计划将与自行车品牌与厂商开展合作,同时接入并共享市民闲置的自行车,实现“连接自行车,而不生产自行车”。

  但有业内人士就表示,这是ofo所有说辞中漏洞最大的一个。“先不说用户是否想把自己的车共享出来,即使共享出来,各式各样的二手车,如何统一管理?坏了怎么修?连统一的配件都没有!”

  而在产品思路上,摩拜是一个智能硬件产品,以手机为中心。单车分布在什么地方,哪些车长时间没动过,丢了多少,轨迹、收入、利用率、供需情况等等都一目了然。然后通过大数据主动参与优化,从而节省人力,而这也是运营中最重要的东西。

  但ofo本质就是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不联网、没有定位,也无法产生数据。在经营过程中,ofo只能制定一个城市或一个区域的初始供应量,按照这个初始供应量投放后,这生意基本就结束了,很难再主动参与进去,也无法优化。

  “不知道哪些区域少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可以正常运行,也无法知道哪些车需要维修,甚至都不知道车到哪里去了。这就像朝天上放了1万个风筝,接着把线都剪了。”有网友如此形容ofo的模式。

  “在公司投入了最大成本的资产上,ofo处于失控状态。”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大量的人力,这反而与做平台的商业模式是恰恰相反的。而摩拜除了在制造端较重以外,在管理、运营、可持续优化上,都可以做到相对较轻。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ofo其实不怕损失,因为他们成本真的很低,早期只要100多元一辆,所以他们不担心收不回成本”。

  “他们担心的是这种方式是否可持续?这300多万辆单车,不能说是负面资产,但不是一个真正可以依靠的资产,真正可以依靠的是1000多万的用户”。

  而这种担心也反应在资本层面。

  腾讯在投资前其实与两家公司都有接触,但最终选择了摩拜,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ofo并无技术驱动的基因,而科技与物联网则是摩拜最大的卖点。

  其实不仅是腾讯,多位摩拜和ofo的投资人在投资前,均有投资另一家的机会,但经过权衡计算之后,方才选择其中一家下注。这其实也反映出两家单车背后投资人的不同理念,也算是投资圈一次小小的路线之争。

  有投资人认为,摩拜是在用造汽车的眼光、决心和成本意识来做自行车,是第一个真正实现单车联网的企业。而这与摩拜团队的汽车背景不无关系,摩拜的三位核心合伙人胡炜玮、王晓峰、夏一平,包括早期投资人李斌,均具有很深的汽车背景。

  作为摩拜的早期投资人,愉悦资本刘二海就非常欣赏摩拜的商业本质,特别是“物联网”思维,摩拜为每辆单车安装了GPS,这在他看来价值极大。熊猫资本也认为“摩拜是个基础物联网(企业),可以衍生的商业模型和想象空间很多。”在今日资本徐新的眼里,摩拜就是智能硬件的概念,是车联网的一个入口。

  “如果投资人投另外一家更有技术的企业,我们今天就会很痛苦”,曹国星告诉猎云网。

  显然,摩拜在商业设计上更成熟,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看好摩拜模式。

  目前,政策虽然还未做硬性要求,但市场普遍认为,未来政府会对共享单车的智能锁和GPS定位功能做更严格要求。“但政府也只能一步步来,毕竟ofo这么大的量,不能说回收就回收。”共享单车内部人士表示。

  4月初,ofo宣布与北斗导航达成战略合作。双方表示,未来ofo将在京津冀地区配备具有全球定位技术的“北斗智能锁”。随后,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在出席中国绿公司年会时也表示,ofo已经开始投放配备有定位功能电子智能锁的共享单车,预计不久后北京市内小黄车的机械锁会全部替换为智能锁。

  但是有网友最近通过拆解却发现,ofo智能锁的CPU电路板中并没有找到所宣称的“北斗导航芯片”。而且其智能锁在定位、充电、环保等多方面可能还存在不达标问题。网友甚至还发现,ofo“智能锁”的密码竟然5个小时内没发生变化。

  如果情况属实,ofo为何会急于将不成熟的“智能锁”投放到市场呢?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可能是推广营销以及共享单车政策的压力所带来的”。

  “智能锁其实不便宜,大概200元左右”,有自行车行业内部人士告诉猎云网。这与ofo现在单车的造价相当,如果将现有的小黄车全部更换,总费用可能会达到十几亿,而且还不能解决定位和单车质量差等问题。

  因此有分析认为,ofo可能并不会选择对现有车辆进行更换,而是选择重新设计研发。据透露,新款的ofo目前已经在生产,预计一两个月后就会开始批量投放。

  目前,ofo宣布已经投放超过100座城市,远远超过摩拜。但在一些新进入的城市猎云网发现,依然是机械锁版本的ofo,此举或许就是为了通过快速扩张,消化掉老旧款的ofo,从而为新版ofo腾出空间。

  全球化

  据了解,最近两家都在招募国际团队,为即将开打的全球站招兵买马。“全球战不打是不可能的,因为国际市场利润比较高,可以补贴国内用户。”

  “这个模式是中国出来的,产能也在中国,未来的全球战一定是中国企业主导。”据了解,目前在国内暂时处于下风的ofo,也希望借国际化来实现弯道超车。

  而此前,不论是摩拜还是ofo都有在海外投放,但数量都不多。“只有几百辆,主要还是公关需求,利用海外来制造影响力,真正的海外市场其实还没有开拓。”曹国星告诉猎云网。

  除了团队,供应链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年初,摩拜正式宣布富士康成为战略投资者,并达成独家战略合作。据悉,富士康计划在位于国内及海外的多家工厂分别开设摩拜单车生产线,预计年产能将达到560万辆,成本也将得到大幅下降。

  很多人很诧异,因为富士康此前从未涉足过自行车代工。对此,摩拜单车CEO王晓峰表示,“我们做的是一个‘智能的两轮交通工具’,和富士康合作是因为我们要找那些有大规模制造能力的,能够进行智能制造的合作伙伴”。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摩拜真正看中的是富士康在海外的生产能力”,有知情人士告诉猎云网。“富士康在海外有着众多加工厂,比如东欧和美国。如果全球站开打,到时候可以直接在东欧生产西欧投放,不用交关税,可以在几个月内就迅速做到上百万辆。”

  因此,摩拜与富士康合作的背后其实是全球化的战略考量。

  但ofo在国际化方面却有着不同的思路,此前戴威曾表示,“美国一辆单车成本300美元,而ofo送去美国的车只有100美元。”

  “国际市场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做,ofo这种模式在国际上肯定是吃不开的”。有业内人士表示。而且质量问题没解决好的话,在海外也会成为很大的问题。“不要以为老外素质会很高,日本可能会好一点,但欧美人绝不会跟你客气,尤其是欧洲,肯定会坏的一塌糊涂”。

  “而且这会涉及到关税、运费,单车虽然价低,但十分占用空间,因此运费也是非常大的一笔费用。而且海运时间漫长,到欧美往往需要一个多月,这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会被拉开很大的距离。”

  在摩拜看来,只有他们真正有能力做好国际市场。“在美国,你很难找到那么多维修员,只能通过技术的办法实现,而且,中国与美国在商贸关系微妙,大批量的外运,很可能涉及政策法规等问题。”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据媒体报道,小蓝单车此前进军旧金山被当地政府狠狠“修理”了一通,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甚至感慨:“再没有比中国更好的政府了!”

  年内定胜负

  “两家未来合并是必然的,但前提是一定要分出个胜负,不只是国内,而是要在地球上。”一位共享单车内部人士告诉猎云网。

  但他也坦诚,当对手做到这种体量,打肯定是打不死的。“你以为朱啸虎、经纬拿不出钱?这个钱对于网约车是小钱,如果不想认输,还可以接着投,再投20亿上高档车,完全是没问题的。”

  “其实年底就会分出胜负,但如果要一方彻底认输,并且心平气和的接受并购,最快可能也要到明年,因为谁都不想被主导,合并与被合并,地位天壤之别”。

  但对于其他玩家,摩拜内部很早就已经明确,不会收购中小玩家。他们不希望给其他单车平台这种幻想和希望,比如有的本来不想做了,投资人说再投点钱,到时候等来收购。

  不过,现在两家的投资方还没有推动合并的强烈意愿,他们在做的仍然是为两家提供充足的弹药,以便在未来可能出现的合并中占据上风。

  华平投资执行董事胡正伟曾对媒体表示,“合并有两个前提,一是这个市场不能再吸收更多的车了,二是两家公司估值已经上不去了。”

  “当我们在全球有800万辆,他们有800万辆,加起来1000多万辆,就会有并购的价值。只是说合并了以后上市,我们的投资人可以赚七八倍,他的投资人赚一两倍,或者他们的投资人赚七八倍,我们的投资人赚一两倍,仅此而已。”

  其实,不仅仅是公司有合并的预期,双方的模式其实也在靠近,摩拜正变得越来越轻便,而ofo正变得越来越智能。两条原本分叉的路径慢慢靠近,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会交汇相遇。

  一位投资人曾向媒体坦言,在ofo的逻辑中,一个贯穿始终的关键点在于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铺出最多的车、占领最多的城市、完成最高的覆盖率。“城市大共享”计划所服务的,正是这样一个赌注。

  但仅从眼下来看,这个赌注的天平或许正在向摩拜倾斜。

     
第26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