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它是“美国商界的象征”,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为何沦落到“垃圾级”的边缘?
作者:  发布日期:2018-12-05  点击数:520 次

GE引以为傲的基业长青经验,在如今快速且非线性变化的时代中,反而成了GE难以跳出原有惯性的致命软肋。GE用亲身实践证明,互联网时代的管理必须有别于传统!


文:本刊记者 王涛   责任编辑:李靖


当下最受关注的世界性企业,毫无疑问是苹果公司。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2001年,就有一家公司坐在如今苹果公司的位置,无人匹敌。风水轮流转,当苹果登上王者之位的时候,这家公司却正在为如何“活下去”而痛苦挣扎。这家公司就是通用电气(简称GE)。



自从1892年爱迪生创建通用电气公司以来,百余年间,GE一直是行业的标杆,引领着全球工业科技研发的进步,在发电、医疗、航空、照明、家电等领域影响巨大,被称为全球多元化经营的典范。如果要评选百年来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企业,GE绝对能上榜。它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美元,是全球最成功的公司之一。股神巴菲特更是盛赞其为“美国商界的象征”。


如今再来看这家公司,却今非昔比。公司股价一落千丈,目前市值仅600多亿美元。今年6月还被踢出道琼斯指数,如今正努力避免成为垃圾股。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三季度因220亿美元的商誉减值,导致单季度亏损228亿美元。引以为豪的分红传统也不得不以“1美分”的尴尬金额维持。负债不断上升、现金流前景不断恶化,以及三季度几乎所有领域业绩不佳让这家公司正面临“崩溃”的边缘,出售或剥离已经成为了这家公司的代名词。那么,GE的危机到底是如何产生的?GE还能迎来下一个春天吗?


1


巅峰的韦尔奇时代,刹不住车的恶果


如果要看GE衰落的原因,多数专家首先会从杰克·韦尔奇时代说起。1981年,韦尔奇在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GE的掌舵人。20年任期内,韦尔奇将GE从一家营业额250亿美元的工业制造公司转变为一家营业额为1250亿美元的“无边界”商业帝国。2001年,公司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也成就了GE的巅峰时刻。


韦尔奇从去官僚化、无边界组织、全球化、六西格玛等几个方面对通用电气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凭借优异的业绩表现和出色的管理哲学输出,让他几乎成为完美CEO的代名词。那本《杰克·韦尔奇自传》更是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创下了当时美国传记出版收入之最。



GE的衰败正是在此时埋下的。韦尔奇提倡“以速度取胜”,做法可归结为两点:一个是争取股东利益最大化,一个是只做行业第一或第二。前者实际上也就是追求高财务回报,后者从商业法则上本身没错,但实际操作中却容易把很多新兴的、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业务过滤掉。


真理多走一步,就会变成谬误,过度强调“以速度取胜”后,GE呈现出越来越偏向追求短期利润增长回报、忽视产业技术研发的发展趋势。金融业务短期发展速度快,回报率高,GE金融利用GE集团的优势评级获得低息贷款,通过消费金融贷给合作商获得利息差,获取了大量利润。股东价值最大化指引下,忽视了对制造业的创新与升级。为了业绩,员工不得不去开拓新的金融业务、加高杠杆、或授信给违约率更高的人,这就积累了更多的风险。一旦追逐的价值方向跑偏,就很难回头。韦尔奇通过大胆的多元化经营、跨国并购、金融杠杆等手段,使GE的市值从他上任时的130亿美元上升到了4800亿美元,等到韦尔奇卸任之时,GE早已不是一家纯粹的工业公司,而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来自金融业务的利润超过了总利润的50%。


当2001年伊梅尔特接手时,GE已经成为一家关注短期利润的相对成熟、财务驱动的多元化企业。接班人伊梅尔特虽然加大了对研发、技术的投入,但没有完成扭转GE整体重金融、轻制造的倾向,相反持续扩张金融资产,利用短期借款维持财报表现。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GE金融高杠杆、高风险、高收益的“三高模式”问题终于全面暴露出来。



GE金融由于最初的借贷规模骤减,进而成为“负债大户”,为了弥补资金缺口,GE金融又依靠发行商业票据进行债权融资。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导致金融业务不再可持续发展,曾被视为“救命稻草”的金融业务,最终却成了压垮GE的“最后一根稻草”。金融危机后,伊梅尔特终于开启了对金融业务的剥离,努力将GE变回为一家工业公司。通过一系列的金融资产剥离、重组、成立新公司、减少投资等方式,GE实现了金融业务的瘦身。


2


雪上加霜,踩错了世界新一轮能源革命大势


为了保持业绩增长,GE再度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2015年,GE耗资123.5亿欧元并购法国阿尔斯通。实际上全球已经进入了新一轮能源革命时期,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长期而言处在下滑趋势中,可再生能源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这笔收购,后来被证明是最大败笔。


2017年7月,GE并购了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总投入高达300多亿美元。伊梅尔特没有料到的是,从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向的过程要比他预想的快得多,油价低迷加之新能源的崛起,使得收购之后,GE不仅没有赚到快钱,反而为GE本身带来了巨大风险和潜在的信任危机,GE很快陷入并购贝克休斯后的经营泥潭。



从过程上看,伊梅尔特在经营上深受韦尔奇的影响,尤其是产融结合这一点上。前期继续韦尔奇的做法,加杠杆、疯狂并购,后期则以“超级并购”扩大市场规模吸引目光,都为了以短时间的利益维持业绩上的表现。只不过韦尔奇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伊梅尔特则赶上了一系列“黑天鹅事件”。


从管理上看,伊梅尔特在管理上取消了韦尔奇时代的干部轮岗制度和人员10%末位淘汰机制,一定程度上使得其管理下的GE出现官僚作风,让本应引领潮流的“工业数字化”沦为“鸡肋”,最终被崛起的互联网企业远远地落在了身后。伊梅尔特上任之后的10多年时间里,通用电气资本的规模大幅度缩水。


事实证明,伊梅尔特的动作常显得慢半拍。伊梅尔特缺乏对行业大势的洞察力,未能跳出周期性思维,洞察出时代的非线性变革趋势。不顾能源革命的世界大势,过度押注化石燃料领域,是GE今日步履维艰、债台高筑的重要原因之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GE的衰落,一方面源于伊梅尔特的洞察能力不足;另一方面,也源于韦尔奇时代超级成功带来的短视且功利文化的副作用。



而更进一步,经济学家宋清辉一针见血地指出:造成GE今日之困局最主要的原因是产品创新不足,与互联网时代渐行渐远。要想真正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必须依靠创新制胜,同时抛弃金融化战略,它吞噬了GE的创新动力。


3


经历“史上最短命CEO”,GE的成功管理经验成为负担


2017年8月1日,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上任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阐明了自己拯救GE的战略:即削减成本、明确公司文化、向核心业务收缩,为此采取了裁员、剥离、重组等举措,试图节约成本、挽回颓势。


可惜,GE已经积重难返。2017年报显示,GE全年总营收1221亿美元,电力部门年收入360亿美元,利润大幅下跌45%。今年6月,GE宣布将剥离医疗、油气、交通三大业务板块,未来要聚焦在航空、发电和新能源业务上。弗兰纳里表示,公司的问题目前没有“快速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因为股价暴跌,通用电气被剔除出了道琼斯指数,结束了其在该指数中长达111年的成分股历史,现在的GE不再是美国经济的代表。



可惜,弗兰纳里没想到的是,上任一年多就被解雇了。公司债台高筑和股价狂跌,让弗兰纳里不幸成为GE历史上任期最短的CEO。2018年10月1日,通用电气董事会成员劳伦斯·卡尔普(Lawrence Culp)接替弗兰纳里。这也是人才辈出的通用电气,首次“空降”CEO,而非培养,令人叹息!有分析称,弗兰内里上任一年多就被换掉,是由于董事会对于他的“重整计划”进展缓慢感到不满。只是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到,曾被视为GE优秀传统的“接班人计划”已经被冲击得摇摇欲坠。


通用电气被人津津乐道的,不只是它的科技成就,还有它杰出的人才管理。这一传统延续百年,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管理人才,被称为美国最优秀管理人才的西点军校。有统计发现,全美《财富》500强中,竟然有173家公司的CEO是来自GE。半个多世纪以来,GE每位新掌舵者都从一套历时数年、程序严格的内部遴选流程中选出,这套CEO传承的传统也被视为GE基业长青的成功经验之一。如今,这一传统在快速非线性变化的时代中,反而成了GE跳不出原有惯性的软肋。GE用亲身实践证明,互联网时代的管理必须有别于传统!


对于GE来说,“空降”CEO也是无奈之举。面对如今困局,董事会不得不采取更激进的行动。目前,GE已基本完成了200亿美元资产出售计划,预计在2020年前缩减250亿美元的净负债,以便减少公司对商业票据等短期融资的依赖。


虽然通用电气拿出了削减债务和重整问题业务的姿态,资本市场的信心似乎并未增强。通用电气公布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每股收益和营收均不及预期。包括减记在内,三季度净亏损228亿美元,同比少亏27.8%。新任CEO卡尔普必须迅速筹集现金并削减债务,以避免其债务评级进一步跌至次投资等级的垃圾级。



作为一家拥有126年历史的“百年老字号”,GE已经成为了全球负债第六高的非金融企业。截至9月底,通用电气的未偿债务约为1150亿美元,庞大的债务负担,万一该公司被降为垃圾级,所引发市场的恐慌足以撼动整个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GE瘦身的同时,海尔收购GE家电板块就曾轰动一时。事实证明,同样的业务,在不同的公司管理下就会有不同的效果。数据显示,在美国家电市场上半年负增长1%的低迷情况下,已被海尔收购的GE家电则逆势增长11%,是市场增长最快的品牌,其成功的关键正是得益于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引入。


4


危机四伏之下,GE该如何走出困局?


GE能否走出困境,成为真正的基业长青公司,为全球商界所瞩目。


为了减重前行,近几年,通用电气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出售资产和削减股息成为GE短期自救的主要方法。


大手笔剥离业务的同时,通用电气也在试探长期投入的新领域。从通用电气的官网就可以看到:欢迎来到数字工业时代。这家工业巨头已经瞄准了软件领域,正在从一个多元化的企业蜕变成一个数字工业企业。



数字化、互联网正在悄悄地改变消费者,而在工业世界里,数字化才刚刚起步。毋庸置疑的是,GE自身率先启动的大胆激进的数字化转型,为全球业界接受这一理念树立了标杆。在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看来:工业互联网不仅需要横向的互联网技术,还需要纵向的工业知识。从横向看,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已经成熟,GE的优势是纵向的行业知识。


在数据作为新生产力的时代,如何应对技术、市场、资本,以及模式的挑战,GE的新选择让我们看到工业巨头绝地求生时的魄力。如今,GE和微软已经在深入合作,加速工业互联网的落地应用。工业数字化战略或许是GE实现业务救赎、真正王者归来的唯一机会。


总体来看,GE的沉浮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大工业时代的缩影,通用电气的陨落也折射出美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如今的美国,正是苹果、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的天下。对于一家已经有126年历史的企业来说,历史负担确实很重。但如果GE能够摆脱历史负担,涅槃重生,则将创造比过往更伟大的奇迹!

     
第27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