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 > 按栏目阅读 > 财经观察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财经观察
让贾跃亭触动很大的,竟不是供应商的死活,而是老婆的信用卡
作者:文/刘步尘  发布日期:2017-11-08  点击数:564 次

 

文/刘步尘

null

 

贾跃亭说他希望用FF未来的收益偿还国内的债务,这等于给债权人一个不确定的承诺,和他那句著名的“我会负责到底”并无二致。事实上,没有人知道FF有无未来,更没有人知道FF有无未来收益。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日上午,贾跃亭在位于美国洛杉矶Gardena市的FF(Faraday Future)研发总部,接受了《棱镜》的采访。

这是2017年7月4日贾跃亭出走美国以来首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

站在媒体的角度看,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精彩的采访,外界关注的问题采访均有涉及,等于回答了人们心中的诸多疑问;站在贾跃亭、拉法第以及乐视的角度看,这又是一个非常失败的采访,因为除了暴露问题,贾跃亭并没有给人们带来任何新的信心。

总体来看,贾跃亭的回答有实有虚,虚实参半。比如,当媒体问到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国时,他说:“(我)有回国计划的时间点,但是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理由是,“因为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我认为,这是贾比较诚实的回答。正好印证了此前人们关于“贾跃亭不敢回国”的猜测。

null

 

再比如,当媒体问他目前处境下家人什么反应时,他说:“房子都被冻结了,就剩一套房子,还是用她(甘薇)妈的名字买的,小薇的卡也被冻结,只能刷2000块,小薇都说不相信我了。所以说,这次对我触动特别大。”

我认为,这也是他发自肺腑的话,家人的不满,让他颇为不安。

但是,贾也有意无意地掺杂了一些不真实的信息,或者说故意表达了一些别有用心的观点。

比如他说,“乐视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业务需要,并不是关联交易。”显然,这是在撒谎。如果不是关联交易,为什么孙宏斌接手乐视之后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对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实施切割?

再比如,谈到近期传言“证监会发审委十多位前委员被抓和乐视网IPO有关”时,贾跃亭说:“当时(2010年乐视网上市)发审乐视网IPO的委员是7个人,这次抓了十几个委员,怎么可能都和我们有关。被抓的十几个发审委员中,有三个审过乐视网的上市。可以这么说,他们不是因为乐视网而抓的,而是抓的人当中,有审过乐视网的。”

显然,贾跃亭这样的表达不合时宜,甚至令人反感。在证监会尚未作出最后的调查结论之前,或者说司法机关尚未做出最后的判决之前,贾跃亭作为乐视网主要当事人,先于官方调查结果传播这样的观点(结论),明显有急于撇清关系之嫌,非常不合适。如果贾跃亭是实事求是的,他应该说我尊重证监会的调查结论,公道自在人心。

总之,这篇采访信息量比较大,值得解读的点也很多,但我最关心的是下面三个问题。

一、法拉第(FF)有无未来?

谈到法拉第,贾跃亭说了这样几句话:

“这次在美国,花在产品上的时间,连10%都不到,其他时间都在为公司(FF)找钱。”

“我一个好朋友说,你用自己的钱,像堂吉诃德一样,不仅往里砸钱,而且还真做出来了。内行人看完我们的产品、技术之后,都说震撼。

“投资人看完FF,都说产品技术都牛,但也有投资人希望趁这个机会控制FF。所以,前一段时间关于FF破产的谣言,对我们伤害特别大,这个是有人故意这么说的。因为FF破产的话,就没有什么估值了。”

“我们给FF报出50亿美元的估值,而现在国内,这么多我的负面新闻和乐视的负面新闻,如果再来个FF破产谣言,那FF就得按照资产来计算估值。”

“我现在缺钱,清理债务需要时间,但FF拖不起了。

FF资金短缺,对FF同事们的士气打击比较大。因为产品做出来了,没钱生产。我想尽各种办法,给大家发工资。现在我在等着做两件事,一个是把我在Lucid(一家美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的股份卖掉,另一个A轮融资。”

贾跃亭的上述表达有两个重要信息点:1、FF的产品和技术都很牛,2、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找钱。

于是问题来了:产品技术都很牛,而且也在积极找钱,钱怎么就迟迟不来呢?

显然,问题不是出在车上,也不是出在技术上,而是出在人身上;投资者不是不相信车,而是不相信人。而这个人,正是贾跃亭。

谈到法拉第融资,贾跃亭说:“我希望是未来三四个月之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意思是,未来三四个月之内,法拉第应该会融资到位。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贾跃亭就不断地对媒体讲FF将有10亿美元的融资到位。直至今年年中,乐视控股也有类似信息对外传递。

现在,贾跃亭又开出一个新的时间表:“未来三四个月之内”,大约就是下一个春节(2018年2月16日)前后。我希望这一次贾跃亭不是给大家又画一个永远也吃不到嘴里的苹果。

从贾跃亭的描述看,目前FF生存相当艰难,(钛媒体的爆料说FF已经申请破产),如果未来三四个月仍然无资金进入,FF有可能难以为继。

当然,贾跃亭也在做另一手准备,把他在Lucid的股份卖掉,可以让FF暂时度过难关。

贾跃亭特别强调说,“有人想控制FF,我死也不会让出FF的控制权”。因为,“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了。”

可见贾跃亭将自己和法拉第捆绑在一起的决心有多大,虽然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拯救FF的唯一办法就是贾跃亭退出,但贾跃亭不这么认为。

我们由此可以断言,如果贾跃亭掌控法拉第这一事实不发生改变,法拉第的最终结果,就是被贾跃亭彻底拖死。

事实上,随着越来越多企业颇有创意电动汽车,FF91的创新价值正在快速弱化,对此,贾跃亭内心非常清楚,要不然他不会说“FF拖不起了”。

这一年快过去了,回头看,FF几乎无任何实质性进展,差不多白白浪费了一年时间。

贾跃亭不走,资金就不来,这就是FF的现实。

二、贾跃亭能偿还债务吗?

首先要说明的是,愿不愿意还债和能不能还债,是两个概念。

在谈到偿还债务时,贾跃亭有如下表达:

“国内的债务我肯定要还完,该我承担的要还,不该我承担的也要还。比如,我在考虑用我在FF的未来个人收益,优先偿还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债务。现在来看,100%够还的了。”

平心而论,我并不怀疑贾跃亭还债的愿望,但是,依据目前的现状和形势,我预判贾跃亭最后实际偿还债务的可能性低于10%。

贾跃亭偿还债务基于一个基本假设,那就是FF取得成功。现在的问题恰恰是,法拉第正在面临巨大生存风险,甚至能存活几时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因此,“100%够还债”的说法,等同于什么也没有说。

一边是FF产品和技术很牛,一边是融资始终无实质性进展,病根就出在贾跃亭个人身上,贾跃亭并非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就是不愿意承认这是事实。

我可以断言:假如明天FF和贾跃亭一刀两断,我相信后天就会有投资找上门来。但这样的投资,却不是贾跃亭想要的。

一句话:贾跃亭基于FF取得成功假设之上的还债,实质上仍然是赖账的借口。

null

 

​三、乐视危机的根源究竟是什么?

贾跃亭在接受《棱镜》采访时,检讨了乐视陷入困境的原因,他说:

“虽然我认为造车的方向没错,但对造车的时机发生了重大误判,远远的超出了我的能力,从而拖累了整个乐视生态。”

“还是冒进,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是对的,但是节奏上完全错误,应该循序渐进。”

“乐视成在资本市场的快速上涨,败也在资本市场快速下滑”。

我给贾跃亭的这份检讨打60分。

我认为,贾跃亭说投资汽车拖累了整个乐视生态,这句话基本正确。但我同时认为,一旦形成冒进(贾跃亭此前称之为“蒙眼狂奔”)的战略思想,乐视即使不进入汽车领域,还会进入别的领域,反正都是烧钱。事实上,贾跃亭自己也说,他习惯把一项业务做到一定程度之后交给别人,然后自己再开创新的业务领域。这是“猴子掰玉米”的做法,近似于历史上的流寇作风。这种做法不在汽车上栽倒,也会在别的领域栽倒。

事实上,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为什么贾跃亭会如此冒进?

我认为,这基于贾跃亭有一个基本逻辑:只要故事讲得好,钱不是问题。既然钱不是问题,当然什么都可以做,摊子越大越好。回看报道你会发现,在2016年上半年之前,贾跃亭最得意的一句话就是:“钱不是问题”。为什么贾跃亭对钱如此自信?因为他坚信只要故事讲得好,钱就会找上门。

所以,过往五年,乐视狂飙突进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故事史。

贾深谙资本市场的投资心态:只要把故事讲的足够动听,不愁投资者不对未来充满预期,掏钱只是接下来的动作。

因此,当他说出“我们的战略和业务非常强,资本能力太弱了”这句话时,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套了几百亿还说自己资本能力弱,不知道是真谦虚呢还是故意嘲笑投资者?

乐视危机的根源在哪?在于“生态化反”这个顶层设计本身错了。

须知,“冒进”、“蒙眼狂奔”、“硬件亏损”等等看似疯狂的行为,不过是贾跃亭“生态化反”这个顶层设计下的必然结果。你不讲故事,股价就上不去;股价上不去,你就没法套钱;不套钱,你就没法蒙眼狂奔……就是这样一种循环。

因此,仅仅检讨到“冒进”和“不该投资汽车”这个层面,显然过于肤浅了。

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还有一些有趣的表达,我随手摘录几句,供大家欣赏。

比如他说:

“减持就是为了造车,另外乐视非上市体系也有非常多的资金需求。我的一个朋友把我减持的故事,说给一位硅谷的投资大佬。那位大佬不相信我会这么做,他认为我这是反人性的。”

显然,这是贾跃亭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他忘了当初是怎么说的。2015年5月2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未来6个月,贾跃亭将套现100亿元全部借给乐视网,用于日常经营,借款期限不低于5年,且免收利息。

这次,贾跃亭只顾表达他做汽车的决心,却忘了当初是怎么给乐视网承诺的。减持,并非为了给乐视网补充资金,而是为了他自己的汽车梦。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的借款承诺会落空。今天,孙宏斌主导之下的乐视网还在幻想贾跃亭继续履行承诺,哈哈,你就等着吧。

再比如,贾说自家的房子被冻结了,银行卡也冻结了,有钱也不能花,影响了他和家人的生活,他触动很大。你看,那么多小债权人在乐视大厦驻扎并哀嚎了几个月,我们没见他说过一句“触动很大”;家人有钱不能花,他就触动很大了,贾的内心是自私的。

贾说,“在未来的几年内,我专注做汽车生态,我自己带兵打仗还是不一样的,乐视之前好几项业务,都是我做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交出去的”。

显然,贾跃亭对自己仍然很自信,认为自己带兵打仗和交给别人不一样。问题是,贾跃亭到法拉第亲自带兵打仗这四个多月,融资无实质性进展,FF91量产无实质推进,这就是你夸耀的“不一样”的结果吗?

贾跃亭说:“老孙(孙宏斌)投资了乐视的100多亿元,如果我真的懂资本的话,绝对不会让公司走到今天。当时我简单地想维护公司在金融机构的信誉。维护金融信誉是对的,可方法不对,不应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这样的话,经营性现金流自然就上来了。”

大家请注意贾跃亭说的这句话——“我不应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是:如果我当初不还银行钱,我就是大爷;因为我还了银行钱,结果我成了孙子。这是一个正派企业家该说的话吗?

贾跃亭对《棱镜》夸耀说,“乐视电视用三年时间做成了行业老大”。

我告诉大家:乐视电视从来没有做过电视老大。乐视电视销量最高的一年是2016年,真实销量应该在580万台之下,须知,中国彩电前5大品牌TCL、创维、海信、长虹、康佳,年销量均在800万台以上。乐视何来第一?

就在前不久,法拉第和钛媒体一度剑拔弩张,但是,至10月31日,FF一改“立即发起起诉”强硬姿态,笑容可掬地邀请“欢迎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调研FF”,结果,赵何娟发表声明:可以啊,我愿意按照我的方式调研。结果……FF把采访机会给了《棱镜》。

贾跃亭邀请赵何娟前往采访,是玩了一把小聪明,等于告诉公众:我内心没有鬼,我怕什么。

目前看,钛媒体前往法拉第采访已无可能。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来源:中外管理新媒体

 

     
第26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