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 > 生涯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总期号:
期  次:
 
微博
微信
生涯
为海外扩张培训人才 阿里巴巴开了个全球领导力学院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3-20  点击数:

1999年,黄明威(Brian Wong)以第52名员工的身份加入了阿里巴巴。他是在帕洛阿托市长大的第三代华人移民,在上世纪末许多人前赴后继地涌入象征着全球科技前沿的硅谷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来到中国。

黄明威对中国的兴趣源自中学时代。他的父亲是一位眼科医生,曾带他来中国参加了一场医学会议,那次中国之行令他大开眼界,“所以我上大学后就开始学中文了,但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医生”。不过和成为医生相比,黄明威更想去中国成为政策制定者改善中国人的健康水平,“做一番大事”,于是他找到各种机会前往中国——在大学期间去北京参加暑期项目、去昆明教英语,还去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留学一年攻读了硕士。

因为自己的美国人身份,黄明威没法在中国成为公务员,于是他回到了美国做了一年旧金山市市长特别助理,然后遇到了前往旧金山为自己的创业公司寻求融资的马云。

“他很有人格魅力,而且当时已经有一支很好的团队了。那时蔡崇信已经决定成为他们的CFO。”在被问到为何会被马云说服加入阿里巴巴时,黄明威这样回答。事实上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这个当时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确信中国将前途无量,并且希望自己成为推动中国社会前进的一份子。那时的他认为,开启中国未来的钥匙不是医学,而是互联网。

来到杭州西湖边的一间小公寓开始创业并非总是充满浪漫色彩——临时改变和混乱局面如影随形,市场既对互联网一无所知也缺乏电商所需的基础设施,很多人甚至信誓旦旦地声称马云想做的事不可能成功。而对黄明威而言,他首先需要学会的是改变自己硅谷人的做派,不再轻易质疑同事们的做法。

在公司决定组建一支线下销售团队时,黄明威觉得同事们简直是疯了,“这根本就不是互联网模式!”按照硅谷的轻资产思路,互联网公司应该是利用技术取代人力,但他渐渐意识到这一决定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些人一家家地上门教育客户,没有人会自动投向互联网做生意。“我以为我懂得更好的策略,但这些经历让我学会了谦卑。所以我在这里学到了许多东西,在一个市场里奏效的招数不一定能在另一个市场故技重施。Ebay学到了这一点,雅虎学到了这一点,许多来到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学到了这一点。”

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他先是在商学院读了书(“为了学习真正的做生意的方法”),又到纽约在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工作了一年半,然后回到阿里巴巴。他呵呵笑着,说那就是他在商学院读书时悟出的道理。

在《一千零一夜》的一个故事里,穷孩子阿里巴巴无意间得知了强盗们的通关密码,用一句“芝麻开门”打开了山洞大门,发现了金银财宝。在这家以“阿里巴巴”命名的中国公司,一切成就都来之不易,绝非偶然。马云总是提出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而黄明威他们也总是能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最终为阿里巴巴叩开了走向全球的大门。

为全球扩张培养人才

时间快进至2014年9月19日。

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完成了全球商业舞台上的隆重亮相。从中国本土企业转型为一家跨国企业,是阿里巴巴的下一步发展重点。

但这缺少一个前提——人才。“大概一年半以前,我们开始了IPO之后的全球扩张,Jack意识到我们没有足够多的人才来把我们带到我们想去的海外市场。”黄明威说。此时他的身份是集团副总裁。在这家绝大多数员工都是中国人的公司,海外市场是怎样的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的概念,据曾在支付宝工作的加拿大华人龙晓灵(Jen Loong)回忆,直到2012年整个阿里巴巴杭州总部都只有28名外籍员工。

与此同时扩张的步伐在不断加快。2016年,阿里巴巴在欧洲新设了7个办公室,在美国新设了3个办公室,在印度、东南亚、俄罗斯、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都有据点,已经无法像当年的黄明威那样坐等外籍员工一步步踩着石头过河、慢慢发现阿里巴巴的为商之道了。“所以Jack说了,我们真的需要想个办法进行内部人才培养,帮助我们走向全球化,”黄明威说,“但我们不能依赖现有的资源。我们需要把人带到中国,培训他们,帮助他们理解我们是谁。我们需要开设一个项目帮助他们了解背景,这不仅事关阿里巴巴是什么,还事关当今中国是怎样的。”

这就是阿里巴巴全球领导力学院(Alibaba Global Leadership Academy,以下简称AGLA)的成立初衷。AGLA的官网是这样形容这个项目的:

“AGLA是一个变革性的人才发展项目,致力于促进阿里巴巴未来国际领导者的发展及新经济的发展。通过在阿里巴巴核心业务部门的轮岗、课堂学习和体验式培训,AGLA学员在毕业时将成为阿里巴巴的全球商业领导者和文化大使,把国际市场和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连接起来。”

简而言之,这个为期一年的培训项目把海外人才带到阿里巴巴杭州总部经历两期6个月的轮岗,他们会被分配到的业务部门包括蚂蚁金服、速卖通和天猫,完成真正的工作项目(比如完善英文版支付宝APP或开发外汇产品);项目结束后,他们将被派往阿里巴巴海外办公室担任要职。

乍看之下,AGLA很像那些从国际跨国公司中流行开来的管理培训生项目,但身为AGLA项目负责人的黄明威在谈起AGLA和普通管培生项目的区别时,流露出一种颇为无私的理想主义色彩:“我们希望他们无论去哪,都能带上在这里学到的知识。这不仅仅是为了给阿里巴巴工作,也是一种生活体验。Jack相信无论你是在阿里巴巴待10年、1个月还是10天,我们都希望你能带走你在阿里巴巴的体验,成为一个不同的人,与他人分享这种精神。”

“带走在阿里巴巴的体验”的更重要的一个目的,是让这些海外人才亲自体验阿里巴巴在中国构建的庞大生态系统,用事实证明阿里巴巴不仅仅只是一个“中国版的亚马逊”,一个面目不清,却在资本市场横冲直撞的庞然大物。

“世界对中国之所以有那么多误解,对阿里巴巴的业务之所以缺乏了解,是因为人们没有真正理解中国发生了什么。所以你必须创造一个环境让他们了解这个社会、这种经济,以及阿里巴巴是如何开创它的业务的,这能让他们更容易理解阿里巴巴是什么。”所以从项目创立伊始,黄明威就坚持认为,AGLA学员必须来到杭州,在这里待满一年。

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员

AGLA项目第一期学员招募的广告一经发布就吸引了3000多名候选人,阿里巴巴除了在海外各大著名商学院开宣讲会、投放广告之外,还委托领英进行了宣传,后者为阿里巴巴带来了约一半的候选人。

入选的标准包括拥有三到五年海外市场工作经历、优异的教育背景和突出的工作表现。这些要求并不稀奇,但黄明威最看重的是候选人是否是个有强烈使命感的人:“我面试时想知道你为什么来阿里巴巴。这不仅仅只是为了获得一份好工作,也不仅仅是因为你觉得科技行业很棒。我看中的是你在人生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你怎样迎接挑战、这些挑战如何改变了你的观念,让你想要用一生帮助他人、干一番大事业或做些有意义的事。”

“你必须有这种使命感,因为来这里工作并不容易。”他补充了一句。

Gary Paul Topp就是令黄明威印象深刻的面试者之一。这个在煤矿小镇长大的英国男生从小见证了行业没落带来的社会乱象,立志总有一天要回到失业率多年居高不下的家乡扭转颓势。面试官在加州圣马特奥市办公室里问了他许多问题,对他曾经遭受的挫折以及他的应对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面试结束后,他暗忖:“阿里巴巴比其他公司都更关注真正理解潜在候选人的前进动力是什么”。

Topp在金融行业工作,此前曾在美国和欧洲都有过工作经历,但中国市场的活力和科技行业的迅猛发展令他感到好奇,因此他一直在寻找能去中国但没有语言要求的工作机会。他强调说,自己在发现AGLA招聘广告的当天就递交了申请,“有机会能把阿里巴巴开辟中国市场、服务企业和消费者的经验带到国外让我觉得这是最激动人心的工作机会之一”。

在接到录取通知后,Topp给父亲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有些紧张地斟酌措辞,说这个机会有一点儿“意想不到”,小心地等待父亲的反应。他记得当时父亲立刻在椅子里微微坐直了身子,听自己逐一解释阿里巴巴是谁、AGLA是个什么项目、阿里巴巴想要通过这个项目达到什么目标。让他舒了口气的是,父亲听完后很快就自己上网研究了一番阿里巴巴,同意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好机会。

MBA学生Rohit Kumar是在牛津大学萨义德商学院的求职网页上看到AGLA的消息的。Kumar来自印度的一个贫苦乡村家庭,自幼决心用教育改变命运,而且他做到了——在一所好大学学了计算机科学,在韩国三星工作了几年,然后进入牛津攻读MBA学位。Kumar在读MBA之前就了解过阿里巴巴,在MBA课程中也学过阿里巴巴的案例,在发现这是阿里巴巴第一次招募AGLA学员后,他对这个项目更感兴趣了。

来到阿里巴巴之前,他对这家公司的印象是“一家对自己的员工、文化和业务充满自豪感的快速成长的公司”;在真正成为阿里巴巴的一份子之后,他发现这个印象没有任何改变,“我们在为一个使命奋斗,那就是通过提供人们从来没得到过或想到过的机会来为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此前Kumar并非对这个机会毫无顾虑。但在杭州生活了近半年后,他开始像许多在华外国人那样向家人和朋友辩称中国是什么,不是什么。“他们对中国丰富的遗产与文化了解得非常少,只是基于充满偏见的信息来源拥有一种很狭隘的观点。”

最终入选的32名首批学员来自全球14个国家,拥有丰富多样的行业背景。这个比常青藤大学还要低的不到1%的录取率,可以说让AGLA成为了全球竞争最激烈的工作之一。

AGLA首批学员合影。图片来源:AGLA Blog

解决第一世界问题VS解决发展中国家问题

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标榜自己的终极目标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在美剧《硅谷》(Silicon Valley)中甚至被频频吐槽。黄明威认为是“关注解决社会问题”让阿里巴巴区别于其他科技公司,而这一切又深深扎根于中国的社会现实:

“所以第一波是帮助中国企业找到海外市场销售产品,这是基于当时中国经济计划中的出口导向;然后我们开始关注国内消费,所以有了淘宝和天猫;然后我们致力于构建社会诚信系统,所以有了支付宝;然后我们希望帮助不止是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型企业建立计算系统,所以有了阿里云。”

是中国的实际情况让阿里巴巴获得了发展机遇并开拓出了一片非常独特的市场,就某种程度而言,黄明威口中的不同其实就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一个更接地气的版本。回到美国时,他经常发现周围人无法相信阿里巴巴能够通过支付宝实现80%的手机交易(在美国这一比例约为17%)。这是阿里巴巴在这个缺乏信用卡使用习惯和信用系统的国家找到的应对之道,然而一直坚信自己的科技力量“全球第一”的美国人没有看到中国正在奋起直追,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美国。

黄明威很喜欢和硅谷人交流,看他们正在做什么,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需要克制住脱口而出“这个对你们来说是个好主意,但是……”的冲动。“在美国,硅谷工程师们创造了很多令人惊叹的技术,但他们创建的东西是为了更好地遛狗或通过拍照测量你吃的食品含有多少卡路里,”他说,“这些是非常第一世界的问题,发展中国家的人也许还不需要担心,他们需要关心一些更大的问题,比如如何填饱家人的肚子。所以硅谷在为第一世界问题创造第一世界解决方案,中国在为发展中国家问题创造全球解决方案。”

“不好意思我想再多说一句,你有没有发现西方的疾病是因为物质太过丰盛了?”他顿了顿,放下抱在胸前的手臂,往前倾了倾身子。语气和神情中有一丝身处两个世界之间洞悉一切的意味深长。

让AGLA学员们在杭州生活一年,因此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用这种浸入式的体验让这些对当下中国所知甚少的外国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理解阿里巴巴构建了怎样的一个生态系统,又是基于怎样的社会现实在推动业务发展。

任何一个手机里装了支付宝的人都知道,在你开通了银行账户,把银行账户关联到支付宝账户上以后,你的“阿里体验”就开始了。毫不意外地,许多学员一致认为支付宝的便利程度令人震惊。“支付宝是我一开始想要加入阿里巴巴的原因,虽然我轮岗不会去支付宝,”目前在速卖通工作的德国学员Christine Wang说,“我发现这个服务是目前为止全球最先进的技术——我之前生活或工作过的地方没有哪里可以让我只带手机出门就能支付一切。”

Topp则对支付宝丰富的金融服务赞不绝口:“在欧洲,我们没有任何像支付宝这样的应用。一个APP,就能提供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从支付、财富管理到保险和借贷,所有事情都可以在一个地方完成,这让人们管理个人财务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AGLA还会定期带领学员进行实地考察。学员们去过菜鸟物流的库房,亲自上过流水线把包裹装箱发货;参观过天猫合作方的办公室,了解了天猫如何帮助品牌满足日益壮大的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的需求;考察过义务小商品市场,亲眼目睹了阿里巴巴最早期的业务——帮助中小企业将产品销往全球各地。

但最令学员们印象深刻的是农村淘宝之行。学员们被分为不同的小组,前往8个省份的农村了解农村淘宝的落地情况,对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或许是第一次离开中国繁华的沿海城市,深入腹地观察这个国家发展天平的另一侧。在那里,阿里巴巴计划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

Topp在内蒙古的一个村子里待了5天,阿里巴巴用电商弥补了乡村和城市之间的生活体验鸿沟是他最重要的一个观察:“农村地区的人们说在村淘之前无法信任买到的产品,而且产品的选择范围也很窄。他们还说觉得和中国其他地区以及他们那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亲人有了更紧密的联系,因为现在他们有了像淘宝这样的共同体验。城乡移民的效应也很有趣,许多农村已经没有了劳动人口,这是农村淘宝试图解决的问题。”

Kumar有过城乡贫富差距的切身之痛,阿里巴巴对农村地区的设想与愿景令他颇受启发:“我们还需要做很多事来让中国农村地区的贫困家庭走出贫困,帮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我相信这个模式如果有当地政府的支持,可以被复制到许多其他发展中国家。”

打造阿里巴巴的文化大使

2013年,Topp在纽约工作时看了《扬子江上的巨鳄》(Crocodile in the Yangtze)。纪录片的开头就是马云出现在阿里巴巴年会上唱歌的场面,他心想,天哪,这真的太疯狂了。

四年后,他和另外31位AGLA学员获得了与马云面谈的机会,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能聆听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前英语老师的“教诲”简直是梦想成真。“除了那些我们知道的故事以外,我发现他是个很有思想、简单而且谦逊的人。”Kumar说。Wang问了马云他的偶像是谁,他的回答是漫画书里的超级英雄,因为他们都有超能力,“多酷的回答啊?这真的表现出他想要在阿里巴巴实现不可能的事。”


身为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能得到学员们的崇拜无可厚非,按照黄明威的说法,AGLA就是想要培养出一批“迷你马云”:“这种文化是至关重要的,你会把它带回你的国家与别人分享,也是这种文化让Jack创造了阿里巴巴。”

“我们希望创造一批阿里巴巴、新经济和新中国的文化大使。”他说。

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由6个核心价值观组成:客户第一、拥抱变化、团队合作、诚信、激情和敬业。乍看之下,这些价值观完全可以复制粘贴到任何其他一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宣传手册上,但黄明威坚称,正如阿里巴巴的业务扎根于中国社会,阿里巴巴的文化亦扎根于中国文化:

“中国社会有种集体主义心态,在西方是个人主义。所以西方人很自然的觉得你赢我输,我要是想赢,我就要打败你。但在中国,集体主义影响了我们如何思考我们的公司。什么是集体主义?它来自儒教、道教和佛教,而不是基督教。如果你是佛教徒,你的心态是包容的,你欢迎不同的信仰,对吧?如果你是道教徒,你讲究和谐,而不是去控制环境。儒教则是关于秩序和万物如何有序地联系在一起。”

每个来华工作的外国人都被规劝过需要“入乡随俗”,而在AGLA,“入乡随俗”不仅停留在知道“关系”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在饭桌上谈生意,还是了解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因此学员们要上汉语课;听来自清华、浙大、南大等知名学府教授的讲座,主题包括“农村经济问题”和“中国近代史”;参观龙井茶园、在元宵节学包饺子;他们甚至还会去戈壁沙漠进行为期三天的徒步旅行,发现昔日丝绸之路和当下“一带一路”之间的关系。


“遇见一个新的中国”是AGLA承诺为学员提供的体验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新的中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或许即将在不远的未来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一种新的经济形式——互联网经济——在快速崛起。“这两股重要力量正在中国发生,所以对任何一位商业领导者来说,如果想成为全球商业领袖,你需要了解这两者,”黄明威说,“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行业之一、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公司之一,而你身处这三者之中。”

雷鸟管理学院(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教授Mary Teagarde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表示,中国企业经常在全球扩张中遇到障碍,尤其是在培养、挑选员工前往海外市场方面,“在进军海外所需的技能准备上,中国公司最多处于青少年的水平”。

但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时移世易,中国在全球舞台的角色转变增加了它寻求业务全球化、培养海外人才的筹码。习近平在出席第47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时致开幕辞,号召各国共同捍卫经济全球化,共享经济全球化的成果。全球化和包容——身为美国人,黄明威有些怅然地说这些词是美国曾经在讲的,但如今似乎是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身为阿里巴巴的高管,他明确意识到,当中国开始拥抱甚至宣传这些理念的时候,阿里巴巴的机会来了。

阿里巴巴的海外扩张愿景,因此就是帮助全球各地的所有人成为电商社区的一份子。黄明威忍不住设想一年的培训结束后,AGLA的那位意大利学员回到家乡,帮助那里的120万小企业把产品销往国际市场,以应对经济衰退和人口老龄化下日益萎缩的欧洲市场。“你知道吗,意大利卖给瑞士的葡萄酒数量超过了卖给中国的数量,这意味着中国市场有巨大的潜力,而且中国人喜欢喝葡萄酒,他们喝法国葡萄酒,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意大利葡萄酒有多好。”

这位意大利学员会把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带回意大利,告诉企业主们利用互联网把产品销往中国的重要性,往大里说,这也是国家经济层面上的共赢。当然,开拓市场充斥着挑战,美好愿景并不总能在第一时间说服别人。“人们会质疑他,批评他,人们会说,他是在帮助中国掠夺全世界。他要做的就是坚持己见,解释为什么事情不是这样,为什么他相信这真的对意大利是件好事。”黄明威说。身为过来人,他对学员们即将面临的种种挑战最为清楚不过。

“我们是这个现象的一部分”

2016年双十一结束的时候,阿里巴巴当天的成交总额以1207亿人民币再次创造了世界纪录。闭幕讲话上马云重申,未来阿里巴巴的一半营收将来自海外。

那些为了帮助阿里巴巴实现这个目标而被召集到杭州的AGLA学员转眼间发现项目已经过半了。Kumar觉得,每一天都是一种全新的经历,唯一可称作典型每日体验的就是“拥抱变化”和“团队合作”。

黄明威已经看到了他们带来的积极影响。每个星期,学员都要参加一到两次分享会,向中国同事们介绍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商业文化和消费者行为,分享的内容甚至详细到如何做出更容易被外国人接受的讲演、如何更有效地与国际商业伙伴交流。“所以这种分享是双向的。对我们来说这很重要,这是为了提升这家公司全球化的能力。”

每年开设两期AGLA项目是黄明威目前的计划。新一期的学员招募正在进行当中,这一次将有6000名申请者争夺30个学员名额。他的设想是,AGLA持续开办10年,每年能招募102名学员——一个对马云来说特别重要的数字,他曾公开表示过希望阿里巴巴能存活102年,横穿三个世纪。

10年以后会发生什么?黄明威希望看到的是,阿里巴巴到了彼时已经完全实现全球化,不再需要AGLA这样的单独针对外国人开设的项目了。至于当下,吸引海外人才前往中国也早已不是什么难题。目前在阿里巴巴杭州总部的外籍员工已达288人。“我觉得非常幸运的是在这个时间点,关于中国发生了什么,我们有很多很棒的故事可以讲。我们也有很多人对了解中国感兴趣,因为他们想要一份好工作。”

把“中国”变成如此突出的前缀显然是阿里巴巴的吸引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采访结束时,我忍不住说:“我觉得阿里巴巴是在利用外国人对中国感兴趣的这个事实。”

“Well…”黄明威只沉吟了一下,很快地回答,“我们在‘借力’。我不知道‘利用’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词。我的意思是,它就在这里,不是吗?需求就在这里。这部分是因为中国当下发生了什么。我们是这个现象的一部分。”

     
第25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邮局网上订阅 | 赛迪顾问 | 新浪财经 | 和讯 | 科特勒咨询 | 中华英才网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 | HR人力资源学院 | MBA之家 | 中国总裁培训网 | 找同行网 | 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 | 每日经济新闻 | 数字商业时代 | 价值中国网 | 千百度传播机构 | 人力资源咨询 | 豆丁网 | 新华信 | 中国采购经理人论坛 |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 | 第一赢销网 | 中国电池网 | 人力资源软件 | 网站建设 | 天强管理顾问 |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 国际人力资本网 | 企业管理世界网 | 中国管理教育网 | 供应链导讯 | 寰通科技 | 和君咨询 | 泛联供应链 | MBA图书网 | 中国中小企业俱乐部 | 赛迪网情报中心 | 成都大势管理 | 家和业咨询 | 中国产业竞争情报网 | 3SEE市场研究信息网 | 匡时国际 | 企业网景 | 策点调研 | 包年优品